成av人在线观看日本影院

<tbody id="6goag"><nav id="6goag"></nav></tbody>
  • 歡迎來到湛江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!
    為企業創造價值, 我們懂技術, 更懂營銷!
    騰訊極力撮合,斗魚和虎牙合并終于落地
    作者:網絡轉載   創建時間:2020-08-11 09:42:52    閱讀量:50

    斗魚和虎牙合并一事,終于塵埃落定了!

    斗魚剛剛宣布,公司董事會已收到騰訊于2020年8月10日發出的不具約束力的初步建議書,建議斗魚與虎牙以換股的方式進行合并。

    歡聚時代YY宣布,向騰訊轉讓3000萬股虎牙B類股份,價值8.1億美元。

    稍后時間,虎牙也宣布收到騰訊的合并提案,騰訊建議虎牙與斗魚根據適用法律進行股份換股合并。 

     

    8月5日,斗魚、虎牙就又傳出了合并傳聞。據彭博報道,騰訊正推動合并斗魚和虎牙的談判。知情人士表示,合并后,虎牙和斗魚將保留各自的平臺和品牌,同時與騰訊旗下的電子競技平臺eGame進行更密切的合作。

    事實上,騰訊推動斗魚、虎牙合并之舉早有端倪。2018年底,在斗魚赴美上市前,因擔心斗魚上市會沖擊虎牙股價,騰訊就提出斗魚、虎牙合并的構想,不過沒有成功。一年后,騰訊于2019年底再次提出促成魚虎合并的計劃,當時雙方雖然坐上了談判桌,但并未達成一致。

    騰訊在虎牙、斗魚都持有大量股份,其中前者占股37%,后者占股38%,擁有推動雙方合并的最強動力。

     

    再加上今年4月,騰訊以約2.6億美元的價格從歡聚集團手中收購了1650萬股虎牙B類普通股,從而將其在虎牙平臺上的投票權提升至50.9%。業內認為,騰訊成為虎牙和斗魚第一大股東之后,兩家合并的可能性大大提高。

    據估計,斗魚、虎牙合并之后,將會打造出一個擁有超過3億用戶、總市值達100億美元的直播巨頭,鞏固騰訊在中國游戲和社交媒體領域的領先地位。

    近年來,快手、抖音以及B站的強勢入局給包括斗魚、虎牙在內的老牌直播平臺造成了巨大壓力。

    斗魚虎牙的合并事宜最終落地,則可以減少內斗,并達到壓制B站、抗衡快手的效果。假如企鵝電競業務也合并其中,屆時騰訊將牢牢占據市場領先地位。

    魚虎內斗,“不相上下”

    根據斗魚和虎牙的財報,對比發現,這兩個直播平臺的界限變得越來越模糊。

    斗魚2019年總凈營收為人民幣72.832億元(約合10.411億美元),與2018年的人民幣36.544億元相比增長99.3%。 

    虎牙2019財年總凈營收為83.745億元人民幣(約合12.029億美元),與2018財年的46.634億元人民幣相比增長79.6%。

    5月份,斗魚與虎牙一前一后也都發布了2020年Q1財報。

    從業務上來看,二者的營收構成是相同的,分為兩部分:直播、廣告以及其他。具體而言,今年一季度,虎牙直播收入占比94%,廣告及其他收入僅6%;斗魚直播收入占比93%,廣告及其他收入占比7%。

    業務上的高度相似,也使得二者的營收受到了相同因素的影響。其中,在解釋直播業務的增長時,斗魚、虎牙都提到了用戶付費率的提升;對于廣告以及其他業務實現增長的解釋,則都涉及公司品牌知名度的提高以及客戶需求的增長。

    此外,從財報數據上來看,斗魚、虎牙之間的差距正在逐漸縮小。

    2020年第一季度,虎牙的總營收為24.12億元,高于斗魚的22.78億元。這比二者去年四季度的業績還要接近:去年四季度,虎牙的營收為24.675億元,斗魚則是20.6億元。

    在營收增速方面,虎牙一季度營收同比增長了47.8%,低于斗魚的53.0%,而去年第四季度,二者的營收增速分別為64%、77.8%,其中虎牙的增速首次出現環比下跌的情況,是導致斗魚與虎牙營收差距,較前幾個季度進一步縮小的關鍵因素。

    同期,虎牙的凈利潤低于斗魚,前者為1.712 億元,后者為2.545億元。

    在用戶方面,虎牙今年一季度保持了一貫的優勢,其移動端MAU達7470萬,同比增長了38.6%,斗魚則是5660萬,同比增長15.3%;去年第四季度二者的MAU分別為6160 萬、5440萬,同比增速分別是21.5%、29.3%。

    其中,斗魚在一季度的付費用戶達到了760萬,比2019年同期的600萬增長26.2%;虎牙則是610 萬,與去年同期的540萬相比增長13.0%。

    在用戶的付費水平方面,虎牙雖然仍高于斗魚,但已經出現了下降的趨勢。財報顯示,虎牙今年一季度的ARPPU(用戶平均收益)為372.9元,與上個季度相比減少了87元;斗魚今年一季度的ARPPU為278元,在穩步提升的同時也縮小了和虎牙的差距。

    迎戰快抖、B站,“有心無力”

    伴隨著2019年開始的快手、抖音入局、B站加大投入力度,游戲直播行業進入了一個新的競爭階段。

    快手,2016年開始發力游戲直播內容;2019年7月公布日活達3500萬,12月超5100萬,其中僅在10月12日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的首輪小組賽的前5個小時里,快手平臺上用戶在線觀看人數就突破2500萬。

    B站,先是2019年底,斥巨資8億元從一眾游戲直播玩家手中掙得未來3年《英雄聯盟》全球總決賽中國地區的獨家轉播權,隨后又高調簽約昔日斗魚一姐馮提莫,網傳簽約價格高達5000萬。從其一系列的動作來看,B站在直播上的野心越來越大。

    反觀魚虎,正在遭受活躍用戶流失——斗魚2020年第一季度整體月活較3個月前減少了770萬用戶,根據財報數據計算,一季度斗魚移動端用戶新增220萬,那么斗魚PC端用戶減少了約950萬;

    虎牙整體新增了110萬用戶背后,則是移動端為PC端的流失填坑,2020年第一季度虎牙移動端新增用戶為1310萬,可以計算出PC端虎牙流失了約1200萬用戶。 

    疫情下,帶來的移動端增長并非是增量,而是原有PC端用戶的轉化。陳少杰在財報會議中也證實:“PC端MAU(月活躍用戶數)下降因為衛生事件影響,網吧倒閉。這部分PC端用戶的觀看習慣遷移到了個人電腦或手機端?!?/p>

    即便如此,斗魚還是流失了約550萬用戶?;⒀烂銖娊幼×薖C轉化來的用戶,但用戶付費意愿被削弱了,這也導致在ARPU(每用戶平均收入)和營收上環比首次出現了下滑。

    此外,在快抖、B站們的進攻之下,斗魚、虎牙還意識到自身存在“營收結構單一”的問題,并決定嘗試破圈。

    近年來,虎牙專門成立了PGC中心做自制內容,邀請娛樂圈藝人助陣,將內容拓展到非游戲方面。在2020年一季度的業績會上,虎牙首席財務官劉曉鉦還表示,虎牙已推出新的游戲陪玩產品,還將在電商直播領域發力。

    然而,虎牙想圈地的每一個池子里,都已有勁敵:比心陪練2014年就已上線,如今用戶規模已經超過3000萬,大神陪練師超過300萬。作為游戲陪練市場的后來者,虎牙并不具備優勢,財報數據也已經佐證。

    斗魚的目標更清晰,其選擇繼續對以電競為核心的優質內容進行投入,布局電競產業鏈,依靠“主播日常直播+賽事直播+自制賽事”,試圖構建自身的游戲產業生態。 

    只是,面對用戶增速放緩、體量趨于穩定的游戲直播市場,斗魚也無能為力。

    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《中國網絡直播行業商業模式創新與投資機會深度研究報告》顯示,我國游戲直播的市場增速近年來一直處于下滑的趨勢,其中2017年,我國游戲直播市場規模的增速曾達到188.5%,而到了2019年便下滑至34.7%,預計2022年將進一步降至20%以下。

    騰訊或成最大贏家?

    對于整合虎牙以及斗魚,由于市場的變化,騰訊實際上有著迫切的愿望。

    如上文所述,一方面,快抖、B站正在強勢入局,欲蠶食游戲直播“大蛋糕”,而游戲一直以來都是騰訊的戰略重心,且這點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會發生改變,因此,騰訊欲進一步鞏固自己在游戲直播領域的主導權。加之字節跳動在游戲直播的進攻也在加速,騰訊需要做好更牢固的防患。

    另一方面,作為虎牙和斗魚的第一大股東,騰訊不可能看著自己的左右手互搏。事實上,騰訊IEG去年就成立了游戲直播業務部,其主要任務之一就是平衡斗魚、虎牙、企鵝電競三家之間的競爭、控制整體消耗。

    在互聯網行業,頭部的兩家公司合并并不是新鮮事,不管是互聯網視頻行業,還是其他行業的美團和點評、58和趕集、滴滴和快的等,雙巨頭的合并無一不深刻改變了行業戰略格局。如果斗魚和虎牙的合并事宜能夠最終落地,又會給雙方,甚至行業帶來什么樣的影響?

    值得注意的是,雖然斗魚與虎牙的業務重合度極高,但兩者的側重點其實不同。斗魚最強勢的地方在端游、電競、主機等重度游戲領域以及游戲品類的多元化,而虎牙的側重點在手游以及自身強大的創收能力。因此兩大平臺的合并,如果操作得當,依舊可以起到互補的作用。

    此外,魚虎合并可以認為是強強聯手,將進一步鞏固它們在直播領域的地位。同時,合并也有利于雙方將更多的資源集中化,結束惡性競爭后二者互相反哺,財報業績也許會更好看。

    斗魚、虎牙是國內排名第一、第二的直播平臺,根據艾瑞咨詢數據,2019年中國游戲直播行業營收達208.1億元,虎牙和斗魚的市場份額分別為40.25%和35.00%。

    而魚虎背后的騰訊,或許會成為本次交易最大的贏家。合并后,新主體將進一步擁有壓制B站、抗衡快手的能力,假如企鵝電競業務也合并其中,屆時騰訊將牢牢占據市場領先地位。

    騰訊極力撮合,斗魚和虎牙合并終于落地
    2020-08-11 09:42:52   來源:網絡轉載

    斗魚和虎牙合并一事,終于塵埃落定了!

    斗魚剛剛宣布,公司董事會已收到騰訊于2020年8月10日發出的不具約束力的初步建議書,建議斗魚與虎牙以換股的方式進行合并。

    歡聚時代YY宣布,向騰訊轉讓3000萬股虎牙B類股份,價值8.1億美元。

    稍后時間,虎牙也宣布收到騰訊的合并提案,騰訊建議虎牙與斗魚根據適用法律進行股份換股合并。 

     

    8月5日,斗魚、虎牙就又傳出了合并傳聞。據彭博報道,騰訊正推動合并斗魚和虎牙的談判。知情人士表示,合并后,虎牙和斗魚將保留各自的平臺和品牌,同時與騰訊旗下的電子競技平臺eGame進行更密切的合作。

    事實上,騰訊推動斗魚、虎牙合并之舉早有端倪。2018年底,在斗魚赴美上市前,因擔心斗魚上市會沖擊虎牙股價,騰訊就提出斗魚、虎牙合并的構想,不過沒有成功。一年后,騰訊于2019年底再次提出促成魚虎合并的計劃,當時雙方雖然坐上了談判桌,但并未達成一致。

    騰訊在虎牙、斗魚都持有大量股份,其中前者占股37%,后者占股38%,擁有推動雙方合并的最強動力。

     

    再加上今年4月,騰訊以約2.6億美元的價格從歡聚集團手中收購了1650萬股虎牙B類普通股,從而將其在虎牙平臺上的投票權提升至50.9%。業內認為,騰訊成為虎牙和斗魚第一大股東之后,兩家合并的可能性大大提高。

    據估計,斗魚、虎牙合并之后,將會打造出一個擁有超過3億用戶、總市值達100億美元的直播巨頭,鞏固騰訊在中國游戲和社交媒體領域的領先地位。

    近年來,快手、抖音以及B站的強勢入局給包括斗魚、虎牙在內的老牌直播平臺造成了巨大壓力。

    斗魚虎牙的合并事宜最終落地,則可以減少內斗,并達到壓制B站、抗衡快手的效果。假如企鵝電競業務也合并其中,屆時騰訊將牢牢占據市場領先地位。

    魚虎內斗,“不相上下”

    根據斗魚和虎牙的財報,對比發現,這兩個直播平臺的界限變得越來越模糊。

    斗魚2019年總凈營收為人民幣72.832億元(約合10.411億美元),與2018年的人民幣36.544億元相比增長99.3%。 

    虎牙2019財年總凈營收為83.745億元人民幣(約合12.029億美元),與2018財年的46.634億元人民幣相比增長79.6%。

    5月份,斗魚與虎牙一前一后也都發布了2020年Q1財報。

    從業務上來看,二者的營收構成是相同的,分為兩部分:直播、廣告以及其他。具體而言,今年一季度,虎牙直播收入占比94%,廣告及其他收入僅6%;斗魚直播收入占比93%,廣告及其他收入占比7%。

    業務上的高度相似,也使得二者的營收受到了相同因素的影響。其中,在解釋直播業務的增長時,斗魚、虎牙都提到了用戶付費率的提升;對于廣告以及其他業務實現增長的解釋,則都涉及公司品牌知名度的提高以及客戶需求的增長。

    此外,從財報數據上來看,斗魚、虎牙之間的差距正在逐漸縮小。

    2020年第一季度,虎牙的總營收為24.12億元,高于斗魚的22.78億元。這比二者去年四季度的業績還要接近:去年四季度,虎牙的營收為24.675億元,斗魚則是20.6億元。

    在營收增速方面,虎牙一季度營收同比增長了47.8%,低于斗魚的53.0%,而去年第四季度,二者的營收增速分別為64%、77.8%,其中虎牙的增速首次出現環比下跌的情況,是導致斗魚與虎牙營收差距,較前幾個季度進一步縮小的關鍵因素。

    同期,虎牙的凈利潤低于斗魚,前者為1.712 億元,后者為2.545億元。

    在用戶方面,虎牙今年一季度保持了一貫的優勢,其移動端MAU達7470萬,同比增長了38.6%,斗魚則是5660萬,同比增長15.3%;去年第四季度二者的MAU分別為6160 萬、5440萬,同比增速分別是21.5%、29.3%。

    其中,斗魚在一季度的付費用戶達到了760萬,比2019年同期的600萬增長26.2%;虎牙則是610 萬,與去年同期的540萬相比增長13.0%。

    在用戶的付費水平方面,虎牙雖然仍高于斗魚,但已經出現了下降的趨勢。財報顯示,虎牙今年一季度的ARPPU(用戶平均收益)為372.9元,與上個季度相比減少了87元;斗魚今年一季度的ARPPU為278元,在穩步提升的同時也縮小了和虎牙的差距。

    迎戰快抖、B站,“有心無力”

    伴隨著2019年開始的快手、抖音入局、B站加大投入力度,游戲直播行業進入了一個新的競爭階段。

    快手,2016年開始發力游戲直播內容;2019年7月公布日活達3500萬,12月超5100萬,其中僅在10月12日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的首輪小組賽的前5個小時里,快手平臺上用戶在線觀看人數就突破2500萬。

    B站,先是2019年底,斥巨資8億元從一眾游戲直播玩家手中掙得未來3年《英雄聯盟》全球總決賽中國地區的獨家轉播權,隨后又高調簽約昔日斗魚一姐馮提莫,網傳簽約價格高達5000萬。從其一系列的動作來看,B站在直播上的野心越來越大。

    反觀魚虎,正在遭受活躍用戶流失——斗魚2020年第一季度整體月活較3個月前減少了770萬用戶,根據財報數據計算,一季度斗魚移動端用戶新增220萬,那么斗魚PC端用戶減少了約950萬;

    虎牙整體新增了110萬用戶背后,則是移動端為PC端的流失填坑,2020年第一季度虎牙移動端新增用戶為1310萬,可以計算出PC端虎牙流失了約1200萬用戶。 

    疫情下,帶來的移動端增長并非是增量,而是原有PC端用戶的轉化。陳少杰在財報會議中也證實:“PC端MAU(月活躍用戶數)下降因為衛生事件影響,網吧倒閉。這部分PC端用戶的觀看習慣遷移到了個人電腦或手機端?!?/p>

    即便如此,斗魚還是流失了約550萬用戶?;⒀烂銖娊幼×薖C轉化來的用戶,但用戶付費意愿被削弱了,這也導致在ARPU(每用戶平均收入)和營收上環比首次出現了下滑。

    此外,在快抖、B站們的進攻之下,斗魚、虎牙還意識到自身存在“營收結構單一”的問題,并決定嘗試破圈。

    近年來,虎牙專門成立了PGC中心做自制內容,邀請娛樂圈藝人助陣,將內容拓展到非游戲方面。在2020年一季度的業績會上,虎牙首席財務官劉曉鉦還表示,虎牙已推出新的游戲陪玩產品,還將在電商直播領域發力。

    然而,虎牙想圈地的每一個池子里,都已有勁敵:比心陪練2014年就已上線,如今用戶規模已經超過3000萬,大神陪練師超過300萬。作為游戲陪練市場的后來者,虎牙并不具備優勢,財報數據也已經佐證。

    斗魚的目標更清晰,其選擇繼續對以電競為核心的優質內容進行投入,布局電競產業鏈,依靠“主播日常直播+賽事直播+自制賽事”,試圖構建自身的游戲產業生態。 

    只是,面對用戶增速放緩、體量趨于穩定的游戲直播市場,斗魚也無能為力。

    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《中國網絡直播行業商業模式創新與投資機會深度研究報告》顯示,我國游戲直播的市場增速近年來一直處于下滑的趨勢,其中2017年,我國游戲直播市場規模的增速曾達到188.5%,而到了2019年便下滑至34.7%,預計2022年將進一步降至20%以下。

    騰訊或成最大贏家?

    對于整合虎牙以及斗魚,由于市場的變化,騰訊實際上有著迫切的愿望。

    如上文所述,一方面,快抖、B站正在強勢入局,欲蠶食游戲直播“大蛋糕”,而游戲一直以來都是騰訊的戰略重心,且這點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會發生改變,因此,騰訊欲進一步鞏固自己在游戲直播領域的主導權。加之字節跳動在游戲直播的進攻也在加速,騰訊需要做好更牢固的防患。

    另一方面,作為虎牙和斗魚的第一大股東,騰訊不可能看著自己的左右手互搏。事實上,騰訊IEG去年就成立了游戲直播業務部,其主要任務之一就是平衡斗魚、虎牙、企鵝電競三家之間的競爭、控制整體消耗。

    在互聯網行業,頭部的兩家公司合并并不是新鮮事,不管是互聯網視頻行業,還是其他行業的美團和點評、58和趕集、滴滴和快的等,雙巨頭的合并無一不深刻改變了行業戰略格局。如果斗魚和虎牙的合并事宜能夠最終落地,又會給雙方,甚至行業帶來什么樣的影響?

    值得注意的是,雖然斗魚與虎牙的業務重合度極高,但兩者的側重點其實不同。斗魚最強勢的地方在端游、電競、主機等重度游戲領域以及游戲品類的多元化,而虎牙的側重點在手游以及自身強大的創收能力。因此兩大平臺的合并,如果操作得當,依舊可以起到互補的作用。

    此外,魚虎合并可以認為是強強聯手,將進一步鞏固它們在直播領域的地位。同時,合并也有利于雙方將更多的資源集中化,結束惡性競爭后二者互相反哺,財報業績也許會更好看。

    斗魚、虎牙是國內排名第一、第二的直播平臺,根據艾瑞咨詢數據,2019年中國游戲直播行業營收達208.1億元,虎牙和斗魚的市場份額分別為40.25%和35.00%。

    而魚虎背后的騰訊,或許會成為本次交易最大的贏家。合并后,新主體將進一步擁有壓制B站、抗衡快手的能力,假如企鵝電競業務也合并其中,屆時騰訊將牢牢占據市場領先地位。

    客服

    客戶在線溝通:

    電話

    184759303257*24小時客服服務熱線

    騰訊極力撮合,斗魚和虎牙合并終于落地
    作者:網絡轉載   創建時間:2020-08-11 09:42:52    閱讀量:50

    斗魚和虎牙合并一事,終于塵埃落定了!

    斗魚剛剛宣布,公司董事會已收到騰訊于2020年8月10日發出的不具約束力的初步建議書,建議斗魚與虎牙以換股的方式進行合并。

    歡聚時代YY宣布,向騰訊轉讓3000萬股虎牙B類股份,價值8.1億美元。

    稍后時間,虎牙也宣布收到騰訊的合并提案,騰訊建議虎牙與斗魚根據適用法律進行股份換股合并。 

     

    8月5日,斗魚、虎牙就又傳出了合并傳聞。據彭博報道,騰訊正推動合并斗魚和虎牙的談判。知情人士表示,合并后,虎牙和斗魚將保留各自的平臺和品牌,同時與騰訊旗下的電子競技平臺eGame進行更密切的合作。

    事實上,騰訊推動斗魚、虎牙合并之舉早有端倪。2018年底,在斗魚赴美上市前,因擔心斗魚上市會沖擊虎牙股價,騰訊就提出斗魚、虎牙合并的構想,不過沒有成功。一年后,騰訊于2019年底再次提出促成魚虎合并的計劃,當時雙方雖然坐上了談判桌,但并未達成一致。

    騰訊在虎牙、斗魚都持有大量股份,其中前者占股37%,后者占股38%,擁有推動雙方合并的最強動力。

     

    再加上今年4月,騰訊以約2.6億美元的價格從歡聚集團手中收購了1650萬股虎牙B類普通股,從而將其在虎牙平臺上的投票權提升至50.9%。業內認為,騰訊成為虎牙和斗魚第一大股東之后,兩家合并的可能性大大提高。

    據估計,斗魚、虎牙合并之后,將會打造出一個擁有超過3億用戶、總市值達100億美元的直播巨頭,鞏固騰訊在中國游戲和社交媒體領域的領先地位。

    近年來,快手、抖音以及B站的強勢入局給包括斗魚、虎牙在內的老牌直播平臺造成了巨大壓力。

    斗魚虎牙的合并事宜最終落地,則可以減少內斗,并達到壓制B站、抗衡快手的效果。假如企鵝電競業務也合并其中,屆時騰訊將牢牢占據市場領先地位。

    魚虎內斗,“不相上下”

    根據斗魚和虎牙的財報,對比發現,這兩個直播平臺的界限變得越來越模糊。

    斗魚2019年總凈營收為人民幣72.832億元(約合10.411億美元),與2018年的人民幣36.544億元相比增長99.3%。 

    虎牙2019財年總凈營收為83.745億元人民幣(約合12.029億美元),與2018財年的46.634億元人民幣相比增長79.6%。

    5月份,斗魚與虎牙一前一后也都發布了2020年Q1財報。

    從業務上來看,二者的營收構成是相同的,分為兩部分:直播、廣告以及其他。具體而言,今年一季度,虎牙直播收入占比94%,廣告及其他收入僅6%;斗魚直播收入占比93%,廣告及其他收入占比7%。

    業務上的高度相似,也使得二者的營收受到了相同因素的影響。其中,在解釋直播業務的增長時,斗魚、虎牙都提到了用戶付費率的提升;對于廣告以及其他業務實現增長的解釋,則都涉及公司品牌知名度的提高以及客戶需求的增長。

    此外,從財報數據上來看,斗魚、虎牙之間的差距正在逐漸縮小。

    2020年第一季度,虎牙的總營收為24.12億元,高于斗魚的22.78億元。這比二者去年四季度的業績還要接近:去年四季度,虎牙的營收為24.675億元,斗魚則是20.6億元。

    在營收增速方面,虎牙一季度營收同比增長了47.8%,低于斗魚的53.0%,而去年第四季度,二者的營收增速分別為64%、77.8%,其中虎牙的增速首次出現環比下跌的情況,是導致斗魚與虎牙營收差距,較前幾個季度進一步縮小的關鍵因素。

    同期,虎牙的凈利潤低于斗魚,前者為1.712 億元,后者為2.545億元。

    在用戶方面,虎牙今年一季度保持了一貫的優勢,其移動端MAU達7470萬,同比增長了38.6%,斗魚則是5660萬,同比增長15.3%;去年第四季度二者的MAU分別為6160 萬、5440萬,同比增速分別是21.5%、29.3%。

    其中,斗魚在一季度的付費用戶達到了760萬,比2019年同期的600萬增長26.2%;虎牙則是610 萬,與去年同期的540萬相比增長13.0%。

    在用戶的付費水平方面,虎牙雖然仍高于斗魚,但已經出現了下降的趨勢。財報顯示,虎牙今年一季度的ARPPU(用戶平均收益)為372.9元,與上個季度相比減少了87元;斗魚今年一季度的ARPPU為278元,在穩步提升的同時也縮小了和虎牙的差距。

    迎戰快抖、B站,“有心無力”

    伴隨著2019年開始的快手、抖音入局、B站加大投入力度,游戲直播行業進入了一個新的競爭階段。

    快手,2016年開始發力游戲直播內容;2019年7月公布日活達3500萬,12月超5100萬,其中僅在10月12日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的首輪小組賽的前5個小時里,快手平臺上用戶在線觀看人數就突破2500萬。

    B站,先是2019年底,斥巨資8億元從一眾游戲直播玩家手中掙得未來3年《英雄聯盟》全球總決賽中國地區的獨家轉播權,隨后又高調簽約昔日斗魚一姐馮提莫,網傳簽約價格高達5000萬。從其一系列的動作來看,B站在直播上的野心越來越大。

    反觀魚虎,正在遭受活躍用戶流失——斗魚2020年第一季度整體月活較3個月前減少了770萬用戶,根據財報數據計算,一季度斗魚移動端用戶新增220萬,那么斗魚PC端用戶減少了約950萬;

    虎牙整體新增了110萬用戶背后,則是移動端為PC端的流失填坑,2020年第一季度虎牙移動端新增用戶為1310萬,可以計算出PC端虎牙流失了約1200萬用戶。 

    疫情下,帶來的移動端增長并非是增量,而是原有PC端用戶的轉化。陳少杰在財報會議中也證實:“PC端MAU(月活躍用戶數)下降因為衛生事件影響,網吧倒閉。這部分PC端用戶的觀看習慣遷移到了個人電腦或手機端?!?/p>

    即便如此,斗魚還是流失了約550萬用戶?;⒀烂銖娊幼×薖C轉化來的用戶,但用戶付費意愿被削弱了,這也導致在ARPU(每用戶平均收入)和營收上環比首次出現了下滑。

    此外,在快抖、B站們的進攻之下,斗魚、虎牙還意識到自身存在“營收結構單一”的問題,并決定嘗試破圈。

    近年來,虎牙專門成立了PGC中心做自制內容,邀請娛樂圈藝人助陣,將內容拓展到非游戲方面。在2020年一季度的業績會上,虎牙首席財務官劉曉鉦還表示,虎牙已推出新的游戲陪玩產品,還將在電商直播領域發力。

    然而,虎牙想圈地的每一個池子里,都已有勁敵:比心陪練2014年就已上線,如今用戶規模已經超過3000萬,大神陪練師超過300萬。作為游戲陪練市場的后來者,虎牙并不具備優勢,財報數據也已經佐證。

    斗魚的目標更清晰,其選擇繼續對以電競為核心的優質內容進行投入,布局電競產業鏈,依靠“主播日常直播+賽事直播+自制賽事”,試圖構建自身的游戲產業生態。 

    只是,面對用戶增速放緩、體量趨于穩定的游戲直播市場,斗魚也無能為力。

    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《中國網絡直播行業商業模式創新與投資機會深度研究報告》顯示,我國游戲直播的市場增速近年來一直處于下滑的趨勢,其中2017年,我國游戲直播市場規模的增速曾達到188.5%,而到了2019年便下滑至34.7%,預計2022年將進一步降至20%以下。

    騰訊或成最大贏家?

    對于整合虎牙以及斗魚,由于市場的變化,騰訊實際上有著迫切的愿望。

    如上文所述,一方面,快抖、B站正在強勢入局,欲蠶食游戲直播“大蛋糕”,而游戲一直以來都是騰訊的戰略重心,且這點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會發生改變,因此,騰訊欲進一步鞏固自己在游戲直播領域的主導權。加之字節跳動在游戲直播的進攻也在加速,騰訊需要做好更牢固的防患。

    另一方面,作為虎牙和斗魚的第一大股東,騰訊不可能看著自己的左右手互搏。事實上,騰訊IEG去年就成立了游戲直播業務部,其主要任務之一就是平衡斗魚、虎牙、企鵝電競三家之間的競爭、控制整體消耗。

    在互聯網行業,頭部的兩家公司合并并不是新鮮事,不管是互聯網視頻行業,還是其他行業的美團和點評、58和趕集、滴滴和快的等,雙巨頭的合并無一不深刻改變了行業戰略格局。如果斗魚和虎牙的合并事宜能夠最終落地,又會給雙方,甚至行業帶來什么樣的影響?

    值得注意的是,雖然斗魚與虎牙的業務重合度極高,但兩者的側重點其實不同。斗魚最強勢的地方在端游、電競、主機等重度游戲領域以及游戲品類的多元化,而虎牙的側重點在手游以及自身強大的創收能力。因此兩大平臺的合并,如果操作得當,依舊可以起到互補的作用。

    此外,魚虎合并可以認為是強強聯手,將進一步鞏固它們在直播領域的地位。同時,合并也有利于雙方將更多的資源集中化,結束惡性競爭后二者互相反哺,財報業績也許會更好看。

    斗魚、虎牙是國內排名第一、第二的直播平臺,根據艾瑞咨詢數據,2019年中國游戲直播行業營收達208.1億元,虎牙和斗魚的市場份額分別為40.25%和35.00%。

    而魚虎背后的騰訊,或許會成為本次交易最大的贏家。合并后,新主體將進一步擁有壓制B站、抗衡快手的能力,假如企鵝電競業務也合并其中,屆時騰訊將牢牢占據市場領先地位。

    騰訊極力撮合,斗魚和虎牙合并終于落地
    2020-08-11 09:42:52   來源:網絡轉載

    斗魚和虎牙合并一事,終于塵埃落定了!

    斗魚剛剛宣布,公司董事會已收到騰訊于2020年8月10日發出的不具約束力的初步建議書,建議斗魚與虎牙以換股的方式進行合并。

    歡聚時代YY宣布,向騰訊轉讓3000萬股虎牙B類股份,價值8.1億美元。

    稍后時間,虎牙也宣布收到騰訊的合并提案,騰訊建議虎牙與斗魚根據適用法律進行股份換股合并。 

     

    8月5日,斗魚、虎牙就又傳出了合并傳聞。據彭博報道,騰訊正推動合并斗魚和虎牙的談判。知情人士表示,合并后,虎牙和斗魚將保留各自的平臺和品牌,同時與騰訊旗下的電子競技平臺eGame進行更密切的合作。

    事實上,騰訊推動斗魚、虎牙合并之舉早有端倪。2018年底,在斗魚赴美上市前,因擔心斗魚上市會沖擊虎牙股價,騰訊就提出斗魚、虎牙合并的構想,不過沒有成功。一年后,騰訊于2019年底再次提出促成魚虎合并的計劃,當時雙方雖然坐上了談判桌,但并未達成一致。

    騰訊在虎牙、斗魚都持有大量股份,其中前者占股37%,后者占股38%,擁有推動雙方合并的最強動力。

     

    再加上今年4月,騰訊以約2.6億美元的價格從歡聚集團手中收購了1650萬股虎牙B類普通股,從而將其在虎牙平臺上的投票權提升至50.9%。業內認為,騰訊成為虎牙和斗魚第一大股東之后,兩家合并的可能性大大提高。

    據估計,斗魚、虎牙合并之后,將會打造出一個擁有超過3億用戶、總市值達100億美元的直播巨頭,鞏固騰訊在中國游戲和社交媒體領域的領先地位。

    近年來,快手、抖音以及B站的強勢入局給包括斗魚、虎牙在內的老牌直播平臺造成了巨大壓力。

    斗魚虎牙的合并事宜最終落地,則可以減少內斗,并達到壓制B站、抗衡快手的效果。假如企鵝電競業務也合并其中,屆時騰訊將牢牢占據市場領先地位。

    魚虎內斗,“不相上下”

    根據斗魚和虎牙的財報,對比發現,這兩個直播平臺的界限變得越來越模糊。

    斗魚2019年總凈營收為人民幣72.832億元(約合10.411億美元),與2018年的人民幣36.544億元相比增長99.3%。 

    虎牙2019財年總凈營收為83.745億元人民幣(約合12.029億美元),與2018財年的46.634億元人民幣相比增長79.6%。

    5月份,斗魚與虎牙一前一后也都發布了2020年Q1財報。

    從業務上來看,二者的營收構成是相同的,分為兩部分:直播、廣告以及其他。具體而言,今年一季度,虎牙直播收入占比94%,廣告及其他收入僅6%;斗魚直播收入占比93%,廣告及其他收入占比7%。

    業務上的高度相似,也使得二者的營收受到了相同因素的影響。其中,在解釋直播業務的增長時,斗魚、虎牙都提到了用戶付費率的提升;對于廣告以及其他業務實現增長的解釋,則都涉及公司品牌知名度的提高以及客戶需求的增長。

    此外,從財報數據上來看,斗魚、虎牙之間的差距正在逐漸縮小。

    2020年第一季度,虎牙的總營收為24.12億元,高于斗魚的22.78億元。這比二者去年四季度的業績還要接近:去年四季度,虎牙的營收為24.675億元,斗魚則是20.6億元。

    在營收增速方面,虎牙一季度營收同比增長了47.8%,低于斗魚的53.0%,而去年第四季度,二者的營收增速分別為64%、77.8%,其中虎牙的增速首次出現環比下跌的情況,是導致斗魚與虎牙營收差距,較前幾個季度進一步縮小的關鍵因素。

    同期,虎牙的凈利潤低于斗魚,前者為1.712 億元,后者為2.545億元。

    在用戶方面,虎牙今年一季度保持了一貫的優勢,其移動端MAU達7470萬,同比增長了38.6%,斗魚則是5660萬,同比增長15.3%;去年第四季度二者的MAU分別為6160 萬、5440萬,同比增速分別是21.5%、29.3%。

    其中,斗魚在一季度的付費用戶達到了760萬,比2019年同期的600萬增長26.2%;虎牙則是610 萬,與去年同期的540萬相比增長13.0%。

    在用戶的付費水平方面,虎牙雖然仍高于斗魚,但已經出現了下降的趨勢。財報顯示,虎牙今年一季度的ARPPU(用戶平均收益)為372.9元,與上個季度相比減少了87元;斗魚今年一季度的ARPPU為278元,在穩步提升的同時也縮小了和虎牙的差距。

    迎戰快抖、B站,“有心無力”

    伴隨著2019年開始的快手、抖音入局、B站加大投入力度,游戲直播行業進入了一個新的競爭階段。

    快手,2016年開始發力游戲直播內容;2019年7月公布日活達3500萬,12月超5100萬,其中僅在10月12日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的首輪小組賽的前5個小時里,快手平臺上用戶在線觀看人數就突破2500萬。

    B站,先是2019年底,斥巨資8億元從一眾游戲直播玩家手中掙得未來3年《英雄聯盟》全球總決賽中國地區的獨家轉播權,隨后又高調簽約昔日斗魚一姐馮提莫,網傳簽約價格高達5000萬。從其一系列的動作來看,B站在直播上的野心越來越大。

    反觀魚虎,正在遭受活躍用戶流失——斗魚2020年第一季度整體月活較3個月前減少了770萬用戶,根據財報數據計算,一季度斗魚移動端用戶新增220萬,那么斗魚PC端用戶減少了約950萬;

    虎牙整體新增了110萬用戶背后,則是移動端為PC端的流失填坑,2020年第一季度虎牙移動端新增用戶為1310萬,可以計算出PC端虎牙流失了約1200萬用戶。 

    疫情下,帶來的移動端增長并非是增量,而是原有PC端用戶的轉化。陳少杰在財報會議中也證實:“PC端MAU(月活躍用戶數)下降因為衛生事件影響,網吧倒閉。這部分PC端用戶的觀看習慣遷移到了個人電腦或手機端?!?/p>

    即便如此,斗魚還是流失了約550萬用戶?;⒀烂銖娊幼×薖C轉化來的用戶,但用戶付費意愿被削弱了,這也導致在ARPU(每用戶平均收入)和營收上環比首次出現了下滑。

    此外,在快抖、B站們的進攻之下,斗魚、虎牙還意識到自身存在“營收結構單一”的問題,并決定嘗試破圈。

    近年來,虎牙專門成立了PGC中心做自制內容,邀請娛樂圈藝人助陣,將內容拓展到非游戲方面。在2020年一季度的業績會上,虎牙首席財務官劉曉鉦還表示,虎牙已推出新的游戲陪玩產品,還將在電商直播領域發力。

    然而,虎牙想圈地的每一個池子里,都已有勁敵:比心陪練2014年就已上線,如今用戶規模已經超過3000萬,大神陪練師超過300萬。作為游戲陪練市場的后來者,虎牙并不具備優勢,財報數據也已經佐證。

    斗魚的目標更清晰,其選擇繼續對以電競為核心的優質內容進行投入,布局電競產業鏈,依靠“主播日常直播+賽事直播+自制賽事”,試圖構建自身的游戲產業生態。 

    只是,面對用戶增速放緩、體量趨于穩定的游戲直播市場,斗魚也無能為力。

    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《中國網絡直播行業商業模式創新與投資機會深度研究報告》顯示,我國游戲直播的市場增速近年來一直處于下滑的趨勢,其中2017年,我國游戲直播市場規模的增速曾達到188.5%,而到了2019年便下滑至34.7%,預計2022年將進一步降至20%以下。

    騰訊或成最大贏家?

    對于整合虎牙以及斗魚,由于市場的變化,騰訊實際上有著迫切的愿望。

    如上文所述,一方面,快抖、B站正在強勢入局,欲蠶食游戲直播“大蛋糕”,而游戲一直以來都是騰訊的戰略重心,且這點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會發生改變,因此,騰訊欲進一步鞏固自己在游戲直播領域的主導權。加之字節跳動在游戲直播的進攻也在加速,騰訊需要做好更牢固的防患。

    另一方面,作為虎牙和斗魚的第一大股東,騰訊不可能看著自己的左右手互搏。事實上,騰訊IEG去年就成立了游戲直播業務部,其主要任務之一就是平衡斗魚、虎牙、企鵝電競三家之間的競爭、控制整體消耗。

    在互聯網行業,頭部的兩家公司合并并不是新鮮事,不管是互聯網視頻行業,還是其他行業的美團和點評、58和趕集、滴滴和快的等,雙巨頭的合并無一不深刻改變了行業戰略格局。如果斗魚和虎牙的合并事宜能夠最終落地,又會給雙方,甚至行業帶來什么樣的影響?

    值得注意的是,雖然斗魚與虎牙的業務重合度極高,但兩者的側重點其實不同。斗魚最強勢的地方在端游、電競、主機等重度游戲領域以及游戲品類的多元化,而虎牙的側重點在手游以及自身強大的創收能力。因此兩大平臺的合并,如果操作得當,依舊可以起到互補的作用。

    此外,魚虎合并可以認為是強強聯手,將進一步鞏固它們在直播領域的地位。同時,合并也有利于雙方將更多的資源集中化,結束惡性競爭后二者互相反哺,財報業績也許會更好看。

    斗魚、虎牙是國內排名第一、第二的直播平臺,根據艾瑞咨詢數據,2019年中國游戲直播行業營收達208.1億元,虎牙和斗魚的市場份額分別為40.25%和35.00%。

    而魚虎背后的騰訊,或許會成為本次交易最大的贏家。合并后,新主體將進一步擁有壓制B站、抗衡快手的能力,假如企鵝電競業務也合并其中,屆時騰訊將牢牢占據市場領先地位。

    微信咨詢
    關注公眾號

    湛江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

    18475930325

    全國免費咨詢熱線

    地址:廣東省湛江市赤坎區東園西18號

    湛江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

    微信咨詢
    關注公眾號
    成av人在线观看日本影院
    <tbody id="6goag"><nav id="6goag"></nav></tbody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