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av人在线观看日本影院

<tbody id="6goag"><nav id="6goag"></nav></tbody>
  • 歡迎來到湛江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!
    為企業創造價值, 我們懂技術, 更懂營銷!
    李佳琦:等我退休,這個名字才真正屬于我
    作者:網絡轉載   創建時間:2020-11-12 17:41:31    閱讀量:50

    他不止一次對網絡另一端的觀眾強調,當天的直播是在中國第一高樓,上海中心大廈。但從手機端看,他坐在一塊背景墻前,和平時沒有分別。賽博世界和現實世界,在這一刻就像兩個平行時空,手機里的李佳琦,和面前的他,是兩個人。

    文 | 呂蓓卡

    編輯 | 金湯

    運營 | 一凡

    李佳琦所在的公司三層,直播間通往休息室的過道里,一面鑼擺在角落。

    10月20日零點,今年雙十一的第一場直播,這面鑼曾經出現在李佳琦直播間,上面掛著大紅綢子布,他手里拿著紅布裹著的棒槌,一面敲鑼一面對著鏡頭喊話,“不要睡!一睡幾百塊就沒嘍!”

    第二天,這面鑼登上了微博熱搜。前一夜的數據也同時出爐,有超過30億的交易額在他的直播間完成,觀看人次超過1.6億。

    但現實中,和視頻里李佳琦的亢奮不同,他在看到鑼的第一反應是,“也不用這么夸張吧”。不過下一秒鐘,他就接受了這個設定,在鑼聲和高亢的嗓音中,繼續成為“李佳琦”。

    ▲ 今年雙十一,李佳琦的鑼一度登上微博熱搜。圖 / 視頻截圖

    肌肉反應

    7點27分,上海中心大廈53層,距離直播開始還有三分鐘,整個直播間迅速安靜下來。李佳琦面對著8臺攝像機開始補妝。他有鼻炎,最后擦了一次鼻子,還有一分鐘,他對著鏡頭坐好,面帶微笑等待開機。

    “Hello,大家好,我們的直播開始嘍。哈嘍美眉們好美眉們好,我們來啦,我們的直播開始啦,你們好啊,你們好你們好你們好……”

    一瞬間,李佳琦迅速進入亢奮狀態,超高分貝的聲音充滿整個直播間,讓人一下子清醒。坐在攝影棚之外,基本聽不清嘉賓說話,他一個人的聲音,充斥在幾百平的空間里。

    整個直播過程,他很少直視鏡頭,目光一直聚焦在右前方的兩塊屏幕上,上面是手機端呈現的直播效果,和觀眾的實時評論。

    他的大腦像一個高速運轉的處理器,從評論里捕捉信息,處理信息,反饋到下一步的行為。李佳琦需要從這些評論里知道,大家對某個產品的接受度,以及對自己講解方式的反應。

    這天是進博會的專場,他不止一次對網絡另一端的觀眾強調,當天的直播是在中國第一高樓,上海中心大廈。但從手機端看,他坐在一塊背景墻前,和平時沒有分別。賽博世界和現實世界,在這一刻就像兩個平行時空,手機里的李佳琦,和面前的他,是兩個人。

    即使和嘉賓互動,李佳琦也會迅速看回屏幕。不管他是在笑,還是與人對話,似乎都不是講給坐在他面前的人聽,而是給鏡頭另一端的觀眾。而且,和在手機端看直播不同,他的動作、表情、語氣、語調,都明顯夸張了很多。

    這是李佳琦的直播間第二次安排在這棟樓里。上一次,是落戶上海的消息被公開后,他在這里進行了一場紅色文創產品的直播。這次,他的身份是上海進博會“青春進博推介大使”。

    和在公司的狀態不同,直播開始前,李佳琦不停在兩個房間里穿梭,通過手機和一沓滿是表格的A4紙,熟悉直播內容,和嘉賓對流程。他提醒對方,在直播的時候聲音盡量大些,因為自己的聲音會比較大。在這個正式的場合,他生怕自己說錯話,嘉賓的名字和title、進博會的全稱,都要保證完整準確。

    他不希望別人提到李佳琦時,是不好的言論。過去的一年,他不止一次體會過“被過度關注”的代價,上熱搜、道歉、再上熱搜。

    至于是否被過度解讀,對他來說,已經不重要了,因為在他看來,“李佳琦”已經不僅僅屬于他自己了,“他屬于這個社會、這個行業、美one這家公司、李佳琦直播間,他不屬于我個人,我不能以個人的喜好去說,不能過度解讀‘李佳琦’的話,我沒有這個權利?!?/p>

    更多時候,提到自己時,他會用“李佳琦”,而不是“我”。他以這種方式,接受李佳琦作為公眾人物后,私域空間的消失。

    進博會的專場結束后,電視臺的攝影機撤走,李佳琦進入屬于自己的直播帶貨環節。他的語速提高到剛剛的2倍。產品的功效、成分、價格、適用群體,不帶喘地一口氣講完。

    ▲ 進博會的直播中,李佳琦表情非常用力,手里一直拿著印著公司名字的手卡。圖 / 視覺中國

    他不需要看提詞器,嘴巴像條件反射一樣說話,表情也像是肌肉反應。而大腦,則在處理評論中的信息,優惠券有沒有了、產品還有多少份、銷量怎么樣……“一個人在做五個人的事?!彼f。

    我是一個沒怎么看過帶貨直播的人,在現場,第一次感受到直播帶貨的誘惑。李佳琦在介紹產品時,一個司空見慣的細節,比如拉鏈,紐扣的配色,只要進入他的話語體系,立馬給人一種“我天,厲害啊”的錯覺。

    他用過度享受的表情,搭配上極端的表述,“Oh!My god!這個超……”“我從來沒見過這么這么這么……的……”“這個羽絨服的拉鏈,是可以從下往上拉的,超用心!”他夸張的語氣,一瞬間讓我覺得,是這件羽絨服發明了拉鏈可以從下往上拉這個功能。在介紹散粉時,又讓我覺得控油不是散粉的功能,而是只有這款散粉才有的功能。

    李佳琦坐在那里,告訴你價格、為你計算省了多少錢、幫你創造使用場景,而作為觀眾,我的大腦就像他的托兒,幫我火速回憶,我姐姐家的小孩好像用得到這個加熱睡袋,我要不要買一個送她。搭配著緊湊的節奏,根本來不及多想,李佳琦在不斷提醒你,產品上架了,還有5000份、3000份,只剩900份了,而我還不知道優惠券怎么領,為什么我的付款界面不是那個最低價,快沒了怎么辦……在腎上腺素激增的搶購過程里,我想的只有那個付款數字。

    直到付款結束,重新回到現實世界,直播間回蕩著李佳琦的聲音,現場的空寂,讓剛剛那場顱內狂歡帶來的興奮感,顯得不那么真實。

    “琦困無比”

    直播進行到兩個半小時,現場只剩李佳琦一個人仍然保持著興奮狀態。攝影師遠離了機位,坐在后面的椅子上,一邊休息,一邊盯著。坐在打光燈罩后的電腦前,負責調整手機端呈現效果的工作人員,不時低頭玩手機。幾位剛剛出鏡的助理,在攝影棚外的椅子上癱坐著,沒有人說話。

    如果是平時在公司直播,一些工作人員在自己的環節結束后,會回到直播間之外,各自的工位趴著休息,或做其他的事,等待直播結束。而在上海中心大廈,大家疲憊且無聊地聚在一起,等待著導演喊“卡”。

    而坐在鏡頭前的李佳琦,語調和神情都看不出一絲“人”的疲倦。

    他所在的美one公司,不算已脫離他選品團隊的前小助理付鵬的話,如今只有李佳琦一個主播,200多位工作人員以他個人為中心運轉。一位員工回憶起去年《人物》的稿件《李佳琦:坐上火箭》,他說,李佳琦是火箭,他們所有人的工作,就是要為李佳琦保駕護航。這個邏輯的另一面是,火箭只要進入軌道,沒有外力的沖擊就會一直運轉,但如果火箭出現問題,周圍的零件也會跟著受到波及。

    今年的第一天,李佳琦把直播間從家中搬到了公司,一座三層的小樓里。在專門為直播設計的空間里,沒有家中跑來跑去的狗狗、隨意放置的狗糧盆,直播的過程中,也不會有阿姨做飯的聲音。甚至,那面被當作標志的口紅墻,在后來的直播中也被香水和一塊LED屏幕代替。剛開始有幾個月的時間,李佳琦自己也受不了,覺得這里空蕩蕩的,怎么都“聚不起氣”。

    ▲ 口紅墻曾經是李佳琦的一個標志。圖 / 視覺中國

    11點13分,當天的直播結束。李佳琦的情緒沒有立刻松懈下來,他坐在直播臺上,開始跟身邊的工作人員復盤當天的情況,音量降到了正常人的水平。

    剛做直播時,他下來的第一句話會問,“今天賣了多少錢”。直播三年多后的今天,錢,已經沒有那么重要了,銷量高,對他來說,是選品能力的證明。

    直播間的每一款產品,都是李佳琦親自參與挑選。沒有人比他更了解他的觀眾,他自認“比阿里云智能應該還要厲害”,每天通過評論和留言,收集了無數信息在腦袋里面,“機器收集的數據跟人收集來的是不一樣的”,他解釋。

    在進博會專場直播結束后一天的選品會上,我旁觀了李佳琦選品的過程。

    每個品類的負責人聚集在會議室里,依次向李佳琦介紹進入終選的產品和價格。夜里兩點,窗外一片寂靜,屋里所有人圍著他,等他砍價或拍板,給人一種午飯過后,下午兩點,逛商場還價的感覺。

    一款登山鞋,員工在拿出的一刻,就提高音量,以李佳琦式的話術對李佳琦說,“我給你看,真的好看得不得了,我的天,真的很好看?!钡罴宴吹竭@款鞋的第一眼,就開始皺眉。員工立刻補充了一堆這個品牌的發家史,“非常好的一個品牌”。李佳琦繼續皺眉,“那跟我有什么關系?”

    員工指著白色款說這是冰川色,指著黑色款對李佳琦說,“看著這雙鞋,會有種火山爆發的感覺?!崩罴宴脑u價是,“看起來就是大橋底下的鞋子,做工很粗糙”,指著鞋頭,“它線都對不齊?!?/p>

    一款粉色的短款羽絨服,被李佳琦和工作人員吐槽:“這是十年前我初中時候穿的?!绷硪豢畲笈频拿弊?,品牌方最低只給七折,李佳琦能接受的最高折扣是六折,“七折這個價格我可以買個衛衣了?!?/p>

    公司內部的選品是競爭上架,每個員工用盡一切方式勸服李佳琦,“在XX上賣爆了”“19XX年xxx穿過的經典款”“比原價便宜一千多”……但當晚李佳琦唯一一個立馬就選中的,是一款泡腳盆,對方給出的價格,他聽到后立馬反應,“好便宜”。

    這場選品會,是為了即將到來的雙十一。

    去年雙十一,李佳琦沒想到會有那么大的流量涌入直播間。艾瑞咨詢的一組數據顯示,去年雙十一當天,李佳琦直播間的活躍設備數達到660.5萬臺,薇婭直播間是615.7萬。由于意料之外的巨大流量,一些商家臨時要加產品進來,“硬著頭皮上,全靠臨場反應?!彼f。

    今年的雙十一,李佳琦提前半年就開始準備,和品牌方開始談合作,鎖offer。提前準備太久,他又擔心會不會當天賣不完,要到的這么多貨賣不出去,怎么跟品牌方交代。10月20日,他預計當天同時在線人數最高會在80萬到100萬之間,直播開始,他看到后臺數字一直上漲,當同時在線人數接近80萬的時候,他開始緊張。接近零點時,員工搬上來一面鑼,他當時的真實反應是,“也不用這么夸張吧”。

    最終,那個數字超過了200萬。如果用累計觀看人次計算,當晚結束時,這場直播的觀看量超過1.6億。第二天,這面鑼和李佳琦勸大家不要睡的語錄登上熱搜,“琦困無比”“第一個不讓我睡覺的男人”“巴普洛夫的狗,聽到鈴鐺就驚醒起來花錢”等段子在網絡空間被大量轉發,延續著前一夜的熱度。

    10月20日當晚,根據知瓜數據的統計,李佳琦直播間的GMV成交金額(包括付款和未付款)超過39億。

    這是今年雙十一的第一場大促,后面還有兩場。對李佳琦來說,大促后的第二天通常是最累的。因為前一天,“整個把所有元氣都吐出來了”,從頭到尾,精神都高度集中。配合他出鏡的助理,剛開始還能保持亢奮,到后半段,狀態就放松下來,李佳琦就在旁邊提醒她,要嗨一點,“大家不是來看你睡覺的”。

    這樣一場直播結束后,即使睡12個小時,李佳琦“起來還是感覺空空的”。

    ▲ 貼在玻璃上看張韶涵唱歌是李佳琦少有的看上去“充實”的時刻。圖 / 視頻截圖

    消失在生活里的“Oh!My god!”

    李佳琦計劃雙十一結束后,休息幾天不直播。今年,他學會了休息,直播場數減少了幾乎三分之一。

    但“兩天不直播就會想念”,李佳琦說,不直播的時候,他每到傍晚還是會下意識地反應一下,一看時間,果然是七八點,他就會想,看直播的“所有女生們”今天沒有直播看,她們在干嘛呢?

    今年,直播電商更加火熱,牢牢把住風口。畢馬威一份報告顯示,僅在2020年上半年,全國直播電商超1000萬場,觀看人次超500億,上架商品數超 2000 萬,而活躍主播數已經超過40萬。

    李佳琦用“KOL”(關鍵意見領袖)定義做直播早期的自己,“想發表什么意見都可以”。但當關注度和討論度越來越多,他不能像以前一樣“隨意”“想懟啥就懟啥”。

    如今的李佳琦,在主播身份之外,他還是消費扶貧推廣大使、愛它(愛它動物保護基金會)大使……今年9月,他出任全國青年聯合會特邀光盤大使。這之后的零食專場直播中,他找來工作人員出鏡,將直播臺上用來展示的食物盡量吃完。

    我問他,你如何看很多人說“想成為李佳琦”?他回答道,“很好”?!叭绻蠹乙驗槔罴宴韵胍?,變成這個行業的佼佼者,我覺得很好?!本o接著,他又補充了一句,“但成為李佳琦,真的是件很不容易的事?!?/p>

    李佳琦說,這個行業有太多的誘惑和代價?!按蠹以诰W絡上看到網紅多厲害,掙錢很快或者怎么樣,其實這只是把一個行業最被關心、最風光的東西展現出來,但沒有看到代價。這就讓很多人誤以為,拍一個視頻就賺錢,說兩句話就可以賣多少貨。我覺得要先把代價講出來,再讓他去考慮,成為李佳琦他要付出什么,他可不可以做到?!?/p>

    ▲ 帶貨主播紅了后,許多年輕人都想擠進這個行業,不少地方還會舉辦類似的帶貨大賽。圖 / 視覺中國

    他提到身邊來來去去的伙伴,“我身邊也會有一些之前在我們公司待過的網紅,而且我們是同樣一起起步的人,但是我就會覺得為什么你不愿意堅持?為什么你不愿意做?為什么你要睡覺?我就會經常問他們這種話?!?/span>

    “在經歷了這么多事情之后,他們會發現確實有些人不適合這個行業,他只是覺得很光鮮,或者像大家覺得說我想當明星,因為明星很好。但其實當你了解到這個行業,你要付出什么東西的時候,你可能會覺得還是算了,我不要這個行業,我選擇別的行業可能更好?!?/p>

    如今,李佳琦的知名度越來越高。公司將他那句標志性的口頭禪,“Oh!My god!買它買它”,申請了聲音商標的注冊。他在一檔電視節目中解釋,這是因為會有商家將一些產品的畫面,和自己這句話的聲音剪輯在一起,讓消費者誤以為是他推薦的商品。

    原本在做直播之前,“Oh!My god!”是李佳琦的口頭禪,在做直播之后,鏡頭前每次想表達驚訝時,他都很自然地就脫口而出。但如今,直播之外,李佳琦很少說起這句話。

    我問他,你覺得現在屬于你的還有什么呢?他很快回答,“屬于我的,等我退休了之后,等我不做這個工作了,它就全部都屬于我了?!?/p>


    李佳琦:等我退休,這個名字才真正屬于我
    2020-11-12 17:41:31   來源:網絡轉載

    他不止一次對網絡另一端的觀眾強調,當天的直播是在中國第一高樓,上海中心大廈。但從手機端看,他坐在一塊背景墻前,和平時沒有分別。賽博世界和現實世界,在這一刻就像兩個平行時空,手機里的李佳琦,和面前的他,是兩個人。

    文 | 呂蓓卡

    編輯 | 金湯

    運營 | 一凡

    李佳琦所在的公司三層,直播間通往休息室的過道里,一面鑼擺在角落。

    10月20日零點,今年雙十一的第一場直播,這面鑼曾經出現在李佳琦直播間,上面掛著大紅綢子布,他手里拿著紅布裹著的棒槌,一面敲鑼一面對著鏡頭喊話,“不要睡!一睡幾百塊就沒嘍!”

    第二天,這面鑼登上了微博熱搜。前一夜的數據也同時出爐,有超過30億的交易額在他的直播間完成,觀看人次超過1.6億。

    但現實中,和視頻里李佳琦的亢奮不同,他在看到鑼的第一反應是,“也不用這么夸張吧”。不過下一秒鐘,他就接受了這個設定,在鑼聲和高亢的嗓音中,繼續成為“李佳琦”。

    ▲ 今年雙十一,李佳琦的鑼一度登上微博熱搜。圖 / 視頻截圖

    肌肉反應

    7點27分,上海中心大廈53層,距離直播開始還有三分鐘,整個直播間迅速安靜下來。李佳琦面對著8臺攝像機開始補妝。他有鼻炎,最后擦了一次鼻子,還有一分鐘,他對著鏡頭坐好,面帶微笑等待開機。

    “Hello,大家好,我們的直播開始嘍。哈嘍美眉們好美眉們好,我們來啦,我們的直播開始啦,你們好啊,你們好你們好你們好……”

    一瞬間,李佳琦迅速進入亢奮狀態,超高分貝的聲音充滿整個直播間,讓人一下子清醒。坐在攝影棚之外,基本聽不清嘉賓說話,他一個人的聲音,充斥在幾百平的空間里。

    整個直播過程,他很少直視鏡頭,目光一直聚焦在右前方的兩塊屏幕上,上面是手機端呈現的直播效果,和觀眾的實時評論。

    他的大腦像一個高速運轉的處理器,從評論里捕捉信息,處理信息,反饋到下一步的行為。李佳琦需要從這些評論里知道,大家對某個產品的接受度,以及對自己講解方式的反應。

    這天是進博會的專場,他不止一次對網絡另一端的觀眾強調,當天的直播是在中國第一高樓,上海中心大廈。但從手機端看,他坐在一塊背景墻前,和平時沒有分別。賽博世界和現實世界,在這一刻就像兩個平行時空,手機里的李佳琦,和面前的他,是兩個人。

    即使和嘉賓互動,李佳琦也會迅速看回屏幕。不管他是在笑,還是與人對話,似乎都不是講給坐在他面前的人聽,而是給鏡頭另一端的觀眾。而且,和在手機端看直播不同,他的動作、表情、語氣、語調,都明顯夸張了很多。

    這是李佳琦的直播間第二次安排在這棟樓里。上一次,是落戶上海的消息被公開后,他在這里進行了一場紅色文創產品的直播。這次,他的身份是上海進博會“青春進博推介大使”。

    和在公司的狀態不同,直播開始前,李佳琦不停在兩個房間里穿梭,通過手機和一沓滿是表格的A4紙,熟悉直播內容,和嘉賓對流程。他提醒對方,在直播的時候聲音盡量大些,因為自己的聲音會比較大。在這個正式的場合,他生怕自己說錯話,嘉賓的名字和title、進博會的全稱,都要保證完整準確。

    他不希望別人提到李佳琦時,是不好的言論。過去的一年,他不止一次體會過“被過度關注”的代價,上熱搜、道歉、再上熱搜。

    至于是否被過度解讀,對他來說,已經不重要了,因為在他看來,“李佳琦”已經不僅僅屬于他自己了,“他屬于這個社會、這個行業、美one這家公司、李佳琦直播間,他不屬于我個人,我不能以個人的喜好去說,不能過度解讀‘李佳琦’的話,我沒有這個權利?!?/p>

    更多時候,提到自己時,他會用“李佳琦”,而不是“我”。他以這種方式,接受李佳琦作為公眾人物后,私域空間的消失。

    進博會的專場結束后,電視臺的攝影機撤走,李佳琦進入屬于自己的直播帶貨環節。他的語速提高到剛剛的2倍。產品的功效、成分、價格、適用群體,不帶喘地一口氣講完。

    ▲ 進博會的直播中,李佳琦表情非常用力,手里一直拿著印著公司名字的手卡。圖 / 視覺中國

    他不需要看提詞器,嘴巴像條件反射一樣說話,表情也像是肌肉反應。而大腦,則在處理評論中的信息,優惠券有沒有了、產品還有多少份、銷量怎么樣……“一個人在做五個人的事?!彼f。

    我是一個沒怎么看過帶貨直播的人,在現場,第一次感受到直播帶貨的誘惑。李佳琦在介紹產品時,一個司空見慣的細節,比如拉鏈,紐扣的配色,只要進入他的話語體系,立馬給人一種“我天,厲害啊”的錯覺。

    他用過度享受的表情,搭配上極端的表述,“Oh!My god!這個超……”“我從來沒見過這么這么這么……的……”“這個羽絨服的拉鏈,是可以從下往上拉的,超用心!”他夸張的語氣,一瞬間讓我覺得,是這件羽絨服發明了拉鏈可以從下往上拉這個功能。在介紹散粉時,又讓我覺得控油不是散粉的功能,而是只有這款散粉才有的功能。

    李佳琦坐在那里,告訴你價格、為你計算省了多少錢、幫你創造使用場景,而作為觀眾,我的大腦就像他的托兒,幫我火速回憶,我姐姐家的小孩好像用得到這個加熱睡袋,我要不要買一個送她。搭配著緊湊的節奏,根本來不及多想,李佳琦在不斷提醒你,產品上架了,還有5000份、3000份,只剩900份了,而我還不知道優惠券怎么領,為什么我的付款界面不是那個最低價,快沒了怎么辦……在腎上腺素激增的搶購過程里,我想的只有那個付款數字。

    直到付款結束,重新回到現實世界,直播間回蕩著李佳琦的聲音,現場的空寂,讓剛剛那場顱內狂歡帶來的興奮感,顯得不那么真實。

    “琦困無比”

    直播進行到兩個半小時,現場只剩李佳琦一個人仍然保持著興奮狀態。攝影師遠離了機位,坐在后面的椅子上,一邊休息,一邊盯著。坐在打光燈罩后的電腦前,負責調整手機端呈現效果的工作人員,不時低頭玩手機。幾位剛剛出鏡的助理,在攝影棚外的椅子上癱坐著,沒有人說話。

    如果是平時在公司直播,一些工作人員在自己的環節結束后,會回到直播間之外,各自的工位趴著休息,或做其他的事,等待直播結束。而在上海中心大廈,大家疲憊且無聊地聚在一起,等待著導演喊“卡”。

    而坐在鏡頭前的李佳琦,語調和神情都看不出一絲“人”的疲倦。

    他所在的美one公司,不算已脫離他選品團隊的前小助理付鵬的話,如今只有李佳琦一個主播,200多位工作人員以他個人為中心運轉。一位員工回憶起去年《人物》的稿件《李佳琦:坐上火箭》,他說,李佳琦是火箭,他們所有人的工作,就是要為李佳琦保駕護航。這個邏輯的另一面是,火箭只要進入軌道,沒有外力的沖擊就會一直運轉,但如果火箭出現問題,周圍的零件也會跟著受到波及。

    今年的第一天,李佳琦把直播間從家中搬到了公司,一座三層的小樓里。在專門為直播設計的空間里,沒有家中跑來跑去的狗狗、隨意放置的狗糧盆,直播的過程中,也不會有阿姨做飯的聲音。甚至,那面被當作標志的口紅墻,在后來的直播中也被香水和一塊LED屏幕代替。剛開始有幾個月的時間,李佳琦自己也受不了,覺得這里空蕩蕩的,怎么都“聚不起氣”。

    ▲ 口紅墻曾經是李佳琦的一個標志。圖 / 視覺中國

    11點13分,當天的直播結束。李佳琦的情緒沒有立刻松懈下來,他坐在直播臺上,開始跟身邊的工作人員復盤當天的情況,音量降到了正常人的水平。

    剛做直播時,他下來的第一句話會問,“今天賣了多少錢”。直播三年多后的今天,錢,已經沒有那么重要了,銷量高,對他來說,是選品能力的證明。

    直播間的每一款產品,都是李佳琦親自參與挑選。沒有人比他更了解他的觀眾,他自認“比阿里云智能應該還要厲害”,每天通過評論和留言,收集了無數信息在腦袋里面,“機器收集的數據跟人收集來的是不一樣的”,他解釋。

    在進博會專場直播結束后一天的選品會上,我旁觀了李佳琦選品的過程。

    每個品類的負責人聚集在會議室里,依次向李佳琦介紹進入終選的產品和價格。夜里兩點,窗外一片寂靜,屋里所有人圍著他,等他砍價或拍板,給人一種午飯過后,下午兩點,逛商場還價的感覺。

    一款登山鞋,員工在拿出的一刻,就提高音量,以李佳琦式的話術對李佳琦說,“我給你看,真的好看得不得了,我的天,真的很好看?!钡罴宴吹竭@款鞋的第一眼,就開始皺眉。員工立刻補充了一堆這個品牌的發家史,“非常好的一個品牌”。李佳琦繼續皺眉,“那跟我有什么關系?”

    員工指著白色款說這是冰川色,指著黑色款對李佳琦說,“看著這雙鞋,會有種火山爆發的感覺?!崩罴宴脑u價是,“看起來就是大橋底下的鞋子,做工很粗糙”,指著鞋頭,“它線都對不齊?!?/p>

    一款粉色的短款羽絨服,被李佳琦和工作人員吐槽:“這是十年前我初中時候穿的?!绷硪豢畲笈频拿弊?,品牌方最低只給七折,李佳琦能接受的最高折扣是六折,“七折這個價格我可以買個衛衣了?!?/p>

    公司內部的選品是競爭上架,每個員工用盡一切方式勸服李佳琦,“在XX上賣爆了”“19XX年xxx穿過的經典款”“比原價便宜一千多”……但當晚李佳琦唯一一個立馬就選中的,是一款泡腳盆,對方給出的價格,他聽到后立馬反應,“好便宜”。

    這場選品會,是為了即將到來的雙十一。

    去年雙十一,李佳琦沒想到會有那么大的流量涌入直播間。艾瑞咨詢的一組數據顯示,去年雙十一當天,李佳琦直播間的活躍設備數達到660.5萬臺,薇婭直播間是615.7萬。由于意料之外的巨大流量,一些商家臨時要加產品進來,“硬著頭皮上,全靠臨場反應?!彼f。

    今年的雙十一,李佳琦提前半年就開始準備,和品牌方開始談合作,鎖offer。提前準備太久,他又擔心會不會當天賣不完,要到的這么多貨賣不出去,怎么跟品牌方交代。10月20日,他預計當天同時在線人數最高會在80萬到100萬之間,直播開始,他看到后臺數字一直上漲,當同時在線人數接近80萬的時候,他開始緊張。接近零點時,員工搬上來一面鑼,他當時的真實反應是,“也不用這么夸張吧”。

    最終,那個數字超過了200萬。如果用累計觀看人次計算,當晚結束時,這場直播的觀看量超過1.6億。第二天,這面鑼和李佳琦勸大家不要睡的語錄登上熱搜,“琦困無比”“第一個不讓我睡覺的男人”“巴普洛夫的狗,聽到鈴鐺就驚醒起來花錢”等段子在網絡空間被大量轉發,延續著前一夜的熱度。

    10月20日當晚,根據知瓜數據的統計,李佳琦直播間的GMV成交金額(包括付款和未付款)超過39億。

    這是今年雙十一的第一場大促,后面還有兩場。對李佳琦來說,大促后的第二天通常是最累的。因為前一天,“整個把所有元氣都吐出來了”,從頭到尾,精神都高度集中。配合他出鏡的助理,剛開始還能保持亢奮,到后半段,狀態就放松下來,李佳琦就在旁邊提醒她,要嗨一點,“大家不是來看你睡覺的”。

    這樣一場直播結束后,即使睡12個小時,李佳琦“起來還是感覺空空的”。

    ▲ 貼在玻璃上看張韶涵唱歌是李佳琦少有的看上去“充實”的時刻。圖 / 視頻截圖

    消失在生活里的“Oh!My god!”

    李佳琦計劃雙十一結束后,休息幾天不直播。今年,他學會了休息,直播場數減少了幾乎三分之一。

    但“兩天不直播就會想念”,李佳琦說,不直播的時候,他每到傍晚還是會下意識地反應一下,一看時間,果然是七八點,他就會想,看直播的“所有女生們”今天沒有直播看,她們在干嘛呢?

    今年,直播電商更加火熱,牢牢把住風口。畢馬威一份報告顯示,僅在2020年上半年,全國直播電商超1000萬場,觀看人次超500億,上架商品數超 2000 萬,而活躍主播數已經超過40萬。

    李佳琦用“KOL”(關鍵意見領袖)定義做直播早期的自己,“想發表什么意見都可以”。但當關注度和討論度越來越多,他不能像以前一樣“隨意”“想懟啥就懟啥”。

    如今的李佳琦,在主播身份之外,他還是消費扶貧推廣大使、愛它(愛它動物保護基金會)大使……今年9月,他出任全國青年聯合會特邀光盤大使。這之后的零食專場直播中,他找來工作人員出鏡,將直播臺上用來展示的食物盡量吃完。

    我問他,你如何看很多人說“想成為李佳琦”?他回答道,“很好”?!叭绻蠹乙驗槔罴宴韵胍?,變成這個行業的佼佼者,我覺得很好?!本o接著,他又補充了一句,“但成為李佳琦,真的是件很不容易的事?!?/p>

    李佳琦說,這個行業有太多的誘惑和代價?!按蠹以诰W絡上看到網紅多厲害,掙錢很快或者怎么樣,其實這只是把一個行業最被關心、最風光的東西展現出來,但沒有看到代價。這就讓很多人誤以為,拍一個視頻就賺錢,說兩句話就可以賣多少貨。我覺得要先把代價講出來,再讓他去考慮,成為李佳琦他要付出什么,他可不可以做到?!?/p>

    ▲ 帶貨主播紅了后,許多年輕人都想擠進這個行業,不少地方還會舉辦類似的帶貨大賽。圖 / 視覺中國

    他提到身邊來來去去的伙伴,“我身邊也會有一些之前在我們公司待過的網紅,而且我們是同樣一起起步的人,但是我就會覺得為什么你不愿意堅持?為什么你不愿意做?為什么你要睡覺?我就會經常問他們這種話?!?/span>

    “在經歷了這么多事情之后,他們會發現確實有些人不適合這個行業,他只是覺得很光鮮,或者像大家覺得說我想當明星,因為明星很好。但其實當你了解到這個行業,你要付出什么東西的時候,你可能會覺得還是算了,我不要這個行業,我選擇別的行業可能更好?!?/p>

    如今,李佳琦的知名度越來越高。公司將他那句標志性的口頭禪,“Oh!My god!買它買它”,申請了聲音商標的注冊。他在一檔電視節目中解釋,這是因為會有商家將一些產品的畫面,和自己這句話的聲音剪輯在一起,讓消費者誤以為是他推薦的商品。

    原本在做直播之前,“Oh!My god!”是李佳琦的口頭禪,在做直播之后,鏡頭前每次想表達驚訝時,他都很自然地就脫口而出。但如今,直播之外,李佳琦很少說起這句話。

    我問他,你覺得現在屬于你的還有什么呢?他很快回答,“屬于我的,等我退休了之后,等我不做這個工作了,它就全部都屬于我了?!?/p>


    客服

    客戶在線溝通:

    電話

    184759303257*24小時客服服務熱線

    李佳琦:等我退休,這個名字才真正屬于我
    作者:網絡轉載   創建時間:2020-11-12 17:41:31    閱讀量:50

    他不止一次對網絡另一端的觀眾強調,當天的直播是在中國第一高樓,上海中心大廈。但從手機端看,他坐在一塊背景墻前,和平時沒有分別。賽博世界和現實世界,在這一刻就像兩個平行時空,手機里的李佳琦,和面前的他,是兩個人。

    文 | 呂蓓卡

    編輯 | 金湯

    運營 | 一凡

    李佳琦所在的公司三層,直播間通往休息室的過道里,一面鑼擺在角落。

    10月20日零點,今年雙十一的第一場直播,這面鑼曾經出現在李佳琦直播間,上面掛著大紅綢子布,他手里拿著紅布裹著的棒槌,一面敲鑼一面對著鏡頭喊話,“不要睡!一睡幾百塊就沒嘍!”

    第二天,這面鑼登上了微博熱搜。前一夜的數據也同時出爐,有超過30億的交易額在他的直播間完成,觀看人次超過1.6億。

    但現實中,和視頻里李佳琦的亢奮不同,他在看到鑼的第一反應是,“也不用這么夸張吧”。不過下一秒鐘,他就接受了這個設定,在鑼聲和高亢的嗓音中,繼續成為“李佳琦”。

    ▲ 今年雙十一,李佳琦的鑼一度登上微博熱搜。圖 / 視頻截圖

    肌肉反應

    7點27分,上海中心大廈53層,距離直播開始還有三分鐘,整個直播間迅速安靜下來。李佳琦面對著8臺攝像機開始補妝。他有鼻炎,最后擦了一次鼻子,還有一分鐘,他對著鏡頭坐好,面帶微笑等待開機。

    “Hello,大家好,我們的直播開始嘍。哈嘍美眉們好美眉們好,我們來啦,我們的直播開始啦,你們好啊,你們好你們好你們好……”

    一瞬間,李佳琦迅速進入亢奮狀態,超高分貝的聲音充滿整個直播間,讓人一下子清醒。坐在攝影棚之外,基本聽不清嘉賓說話,他一個人的聲音,充斥在幾百平的空間里。

    整個直播過程,他很少直視鏡頭,目光一直聚焦在右前方的兩塊屏幕上,上面是手機端呈現的直播效果,和觀眾的實時評論。

    他的大腦像一個高速運轉的處理器,從評論里捕捉信息,處理信息,反饋到下一步的行為。李佳琦需要從這些評論里知道,大家對某個產品的接受度,以及對自己講解方式的反應。

    這天是進博會的專場,他不止一次對網絡另一端的觀眾強調,當天的直播是在中國第一高樓,上海中心大廈。但從手機端看,他坐在一塊背景墻前,和平時沒有分別。賽博世界和現實世界,在這一刻就像兩個平行時空,手機里的李佳琦,和面前的他,是兩個人。

    即使和嘉賓互動,李佳琦也會迅速看回屏幕。不管他是在笑,還是與人對話,似乎都不是講給坐在他面前的人聽,而是給鏡頭另一端的觀眾。而且,和在手機端看直播不同,他的動作、表情、語氣、語調,都明顯夸張了很多。

    這是李佳琦的直播間第二次安排在這棟樓里。上一次,是落戶上海的消息被公開后,他在這里進行了一場紅色文創產品的直播。這次,他的身份是上海進博會“青春進博推介大使”。

    和在公司的狀態不同,直播開始前,李佳琦不停在兩個房間里穿梭,通過手機和一沓滿是表格的A4紙,熟悉直播內容,和嘉賓對流程。他提醒對方,在直播的時候聲音盡量大些,因為自己的聲音會比較大。在這個正式的場合,他生怕自己說錯話,嘉賓的名字和title、進博會的全稱,都要保證完整準確。

    他不希望別人提到李佳琦時,是不好的言論。過去的一年,他不止一次體會過“被過度關注”的代價,上熱搜、道歉、再上熱搜。

    至于是否被過度解讀,對他來說,已經不重要了,因為在他看來,“李佳琦”已經不僅僅屬于他自己了,“他屬于這個社會、這個行業、美one這家公司、李佳琦直播間,他不屬于我個人,我不能以個人的喜好去說,不能過度解讀‘李佳琦’的話,我沒有這個權利?!?/p>

    更多時候,提到自己時,他會用“李佳琦”,而不是“我”。他以這種方式,接受李佳琦作為公眾人物后,私域空間的消失。

    進博會的專場結束后,電視臺的攝影機撤走,李佳琦進入屬于自己的直播帶貨環節。他的語速提高到剛剛的2倍。產品的功效、成分、價格、適用群體,不帶喘地一口氣講完。

    ▲ 進博會的直播中,李佳琦表情非常用力,手里一直拿著印著公司名字的手卡。圖 / 視覺中國

    他不需要看提詞器,嘴巴像條件反射一樣說話,表情也像是肌肉反應。而大腦,則在處理評論中的信息,優惠券有沒有了、產品還有多少份、銷量怎么樣……“一個人在做五個人的事?!彼f。

    我是一個沒怎么看過帶貨直播的人,在現場,第一次感受到直播帶貨的誘惑。李佳琦在介紹產品時,一個司空見慣的細節,比如拉鏈,紐扣的配色,只要進入他的話語體系,立馬給人一種“我天,厲害啊”的錯覺。

    他用過度享受的表情,搭配上極端的表述,“Oh!My god!這個超……”“我從來沒見過這么這么這么……的……”“這個羽絨服的拉鏈,是可以從下往上拉的,超用心!”他夸張的語氣,一瞬間讓我覺得,是這件羽絨服發明了拉鏈可以從下往上拉這個功能。在介紹散粉時,又讓我覺得控油不是散粉的功能,而是只有這款散粉才有的功能。

    李佳琦坐在那里,告訴你價格、為你計算省了多少錢、幫你創造使用場景,而作為觀眾,我的大腦就像他的托兒,幫我火速回憶,我姐姐家的小孩好像用得到這個加熱睡袋,我要不要買一個送她。搭配著緊湊的節奏,根本來不及多想,李佳琦在不斷提醒你,產品上架了,還有5000份、3000份,只剩900份了,而我還不知道優惠券怎么領,為什么我的付款界面不是那個最低價,快沒了怎么辦……在腎上腺素激增的搶購過程里,我想的只有那個付款數字。

    直到付款結束,重新回到現實世界,直播間回蕩著李佳琦的聲音,現場的空寂,讓剛剛那場顱內狂歡帶來的興奮感,顯得不那么真實。

    “琦困無比”

    直播進行到兩個半小時,現場只剩李佳琦一個人仍然保持著興奮狀態。攝影師遠離了機位,坐在后面的椅子上,一邊休息,一邊盯著。坐在打光燈罩后的電腦前,負責調整手機端呈現效果的工作人員,不時低頭玩手機。幾位剛剛出鏡的助理,在攝影棚外的椅子上癱坐著,沒有人說話。

    如果是平時在公司直播,一些工作人員在自己的環節結束后,會回到直播間之外,各自的工位趴著休息,或做其他的事,等待直播結束。而在上海中心大廈,大家疲憊且無聊地聚在一起,等待著導演喊“卡”。

    而坐在鏡頭前的李佳琦,語調和神情都看不出一絲“人”的疲倦。

    他所在的美one公司,不算已脫離他選品團隊的前小助理付鵬的話,如今只有李佳琦一個主播,200多位工作人員以他個人為中心運轉。一位員工回憶起去年《人物》的稿件《李佳琦:坐上火箭》,他說,李佳琦是火箭,他們所有人的工作,就是要為李佳琦保駕護航。這個邏輯的另一面是,火箭只要進入軌道,沒有外力的沖擊就會一直運轉,但如果火箭出現問題,周圍的零件也會跟著受到波及。

    今年的第一天,李佳琦把直播間從家中搬到了公司,一座三層的小樓里。在專門為直播設計的空間里,沒有家中跑來跑去的狗狗、隨意放置的狗糧盆,直播的過程中,也不會有阿姨做飯的聲音。甚至,那面被當作標志的口紅墻,在后來的直播中也被香水和一塊LED屏幕代替。剛開始有幾個月的時間,李佳琦自己也受不了,覺得這里空蕩蕩的,怎么都“聚不起氣”。

    ▲ 口紅墻曾經是李佳琦的一個標志。圖 / 視覺中國

    11點13分,當天的直播結束。李佳琦的情緒沒有立刻松懈下來,他坐在直播臺上,開始跟身邊的工作人員復盤當天的情況,音量降到了正常人的水平。

    剛做直播時,他下來的第一句話會問,“今天賣了多少錢”。直播三年多后的今天,錢,已經沒有那么重要了,銷量高,對他來說,是選品能力的證明。

    直播間的每一款產品,都是李佳琦親自參與挑選。沒有人比他更了解他的觀眾,他自認“比阿里云智能應該還要厲害”,每天通過評論和留言,收集了無數信息在腦袋里面,“機器收集的數據跟人收集來的是不一樣的”,他解釋。

    在進博會專場直播結束后一天的選品會上,我旁觀了李佳琦選品的過程。

    每個品類的負責人聚集在會議室里,依次向李佳琦介紹進入終選的產品和價格。夜里兩點,窗外一片寂靜,屋里所有人圍著他,等他砍價或拍板,給人一種午飯過后,下午兩點,逛商場還價的感覺。

    一款登山鞋,員工在拿出的一刻,就提高音量,以李佳琦式的話術對李佳琦說,“我給你看,真的好看得不得了,我的天,真的很好看?!钡罴宴吹竭@款鞋的第一眼,就開始皺眉。員工立刻補充了一堆這個品牌的發家史,“非常好的一個品牌”。李佳琦繼續皺眉,“那跟我有什么關系?”

    員工指著白色款說這是冰川色,指著黑色款對李佳琦說,“看著這雙鞋,會有種火山爆發的感覺?!崩罴宴脑u價是,“看起來就是大橋底下的鞋子,做工很粗糙”,指著鞋頭,“它線都對不齊?!?/p>

    一款粉色的短款羽絨服,被李佳琦和工作人員吐槽:“這是十年前我初中時候穿的?!绷硪豢畲笈频拿弊?,品牌方最低只給七折,李佳琦能接受的最高折扣是六折,“七折這個價格我可以買個衛衣了?!?/p>

    公司內部的選品是競爭上架,每個員工用盡一切方式勸服李佳琦,“在XX上賣爆了”“19XX年xxx穿過的經典款”“比原價便宜一千多”……但當晚李佳琦唯一一個立馬就選中的,是一款泡腳盆,對方給出的價格,他聽到后立馬反應,“好便宜”。

    這場選品會,是為了即將到來的雙十一。

    去年雙十一,李佳琦沒想到會有那么大的流量涌入直播間。艾瑞咨詢的一組數據顯示,去年雙十一當天,李佳琦直播間的活躍設備數達到660.5萬臺,薇婭直播間是615.7萬。由于意料之外的巨大流量,一些商家臨時要加產品進來,“硬著頭皮上,全靠臨場反應?!彼f。

    今年的雙十一,李佳琦提前半年就開始準備,和品牌方開始談合作,鎖offer。提前準備太久,他又擔心會不會當天賣不完,要到的這么多貨賣不出去,怎么跟品牌方交代。10月20日,他預計當天同時在線人數最高會在80萬到100萬之間,直播開始,他看到后臺數字一直上漲,當同時在線人數接近80萬的時候,他開始緊張。接近零點時,員工搬上來一面鑼,他當時的真實反應是,“也不用這么夸張吧”。

    最終,那個數字超過了200萬。如果用累計觀看人次計算,當晚結束時,這場直播的觀看量超過1.6億。第二天,這面鑼和李佳琦勸大家不要睡的語錄登上熱搜,“琦困無比”“第一個不讓我睡覺的男人”“巴普洛夫的狗,聽到鈴鐺就驚醒起來花錢”等段子在網絡空間被大量轉發,延續著前一夜的熱度。

    10月20日當晚,根據知瓜數據的統計,李佳琦直播間的GMV成交金額(包括付款和未付款)超過39億。

    這是今年雙十一的第一場大促,后面還有兩場。對李佳琦來說,大促后的第二天通常是最累的。因為前一天,“整個把所有元氣都吐出來了”,從頭到尾,精神都高度集中。配合他出鏡的助理,剛開始還能保持亢奮,到后半段,狀態就放松下來,李佳琦就在旁邊提醒她,要嗨一點,“大家不是來看你睡覺的”。

    這樣一場直播結束后,即使睡12個小時,李佳琦“起來還是感覺空空的”。

    ▲ 貼在玻璃上看張韶涵唱歌是李佳琦少有的看上去“充實”的時刻。圖 / 視頻截圖

    消失在生活里的“Oh!My god!”

    李佳琦計劃雙十一結束后,休息幾天不直播。今年,他學會了休息,直播場數減少了幾乎三分之一。

    但“兩天不直播就會想念”,李佳琦說,不直播的時候,他每到傍晚還是會下意識地反應一下,一看時間,果然是七八點,他就會想,看直播的“所有女生們”今天沒有直播看,她們在干嘛呢?

    今年,直播電商更加火熱,牢牢把住風口。畢馬威一份報告顯示,僅在2020年上半年,全國直播電商超1000萬場,觀看人次超500億,上架商品數超 2000 萬,而活躍主播數已經超過40萬。

    李佳琦用“KOL”(關鍵意見領袖)定義做直播早期的自己,“想發表什么意見都可以”。但當關注度和討論度越來越多,他不能像以前一樣“隨意”“想懟啥就懟啥”。

    如今的李佳琦,在主播身份之外,他還是消費扶貧推廣大使、愛它(愛它動物保護基金會)大使……今年9月,他出任全國青年聯合會特邀光盤大使。這之后的零食專場直播中,他找來工作人員出鏡,將直播臺上用來展示的食物盡量吃完。

    我問他,你如何看很多人說“想成為李佳琦”?他回答道,“很好”?!叭绻蠹乙驗槔罴宴韵胍?,變成這個行業的佼佼者,我覺得很好?!本o接著,他又補充了一句,“但成為李佳琦,真的是件很不容易的事?!?/p>

    李佳琦說,這個行業有太多的誘惑和代價?!按蠹以诰W絡上看到網紅多厲害,掙錢很快或者怎么樣,其實這只是把一個行業最被關心、最風光的東西展現出來,但沒有看到代價。這就讓很多人誤以為,拍一個視頻就賺錢,說兩句話就可以賣多少貨。我覺得要先把代價講出來,再讓他去考慮,成為李佳琦他要付出什么,他可不可以做到?!?/p>

    ▲ 帶貨主播紅了后,許多年輕人都想擠進這個行業,不少地方還會舉辦類似的帶貨大賽。圖 / 視覺中國

    他提到身邊來來去去的伙伴,“我身邊也會有一些之前在我們公司待過的網紅,而且我們是同樣一起起步的人,但是我就會覺得為什么你不愿意堅持?為什么你不愿意做?為什么你要睡覺?我就會經常問他們這種話?!?/span>

    “在經歷了這么多事情之后,他們會發現確實有些人不適合這個行業,他只是覺得很光鮮,或者像大家覺得說我想當明星,因為明星很好。但其實當你了解到這個行業,你要付出什么東西的時候,你可能會覺得還是算了,我不要這個行業,我選擇別的行業可能更好?!?/p>

    如今,李佳琦的知名度越來越高。公司將他那句標志性的口頭禪,“Oh!My god!買它買它”,申請了聲音商標的注冊。他在一檔電視節目中解釋,這是因為會有商家將一些產品的畫面,和自己這句話的聲音剪輯在一起,讓消費者誤以為是他推薦的商品。

    原本在做直播之前,“Oh!My god!”是李佳琦的口頭禪,在做直播之后,鏡頭前每次想表達驚訝時,他都很自然地就脫口而出。但如今,直播之外,李佳琦很少說起這句話。

    我問他,你覺得現在屬于你的還有什么呢?他很快回答,“屬于我的,等我退休了之后,等我不做這個工作了,它就全部都屬于我了?!?/p>


    李佳琦:等我退休,這個名字才真正屬于我
    2020-11-12 17:41:31   來源:網絡轉載

    他不止一次對網絡另一端的觀眾強調,當天的直播是在中國第一高樓,上海中心大廈。但從手機端看,他坐在一塊背景墻前,和平時沒有分別。賽博世界和現實世界,在這一刻就像兩個平行時空,手機里的李佳琦,和面前的他,是兩個人。

    文 | 呂蓓卡

    編輯 | 金湯

    運營 | 一凡

    李佳琦所在的公司三層,直播間通往休息室的過道里,一面鑼擺在角落。

    10月20日零點,今年雙十一的第一場直播,這面鑼曾經出現在李佳琦直播間,上面掛著大紅綢子布,他手里拿著紅布裹著的棒槌,一面敲鑼一面對著鏡頭喊話,“不要睡!一睡幾百塊就沒嘍!”

    第二天,這面鑼登上了微博熱搜。前一夜的數據也同時出爐,有超過30億的交易額在他的直播間完成,觀看人次超過1.6億。

    但現實中,和視頻里李佳琦的亢奮不同,他在看到鑼的第一反應是,“也不用這么夸張吧”。不過下一秒鐘,他就接受了這個設定,在鑼聲和高亢的嗓音中,繼續成為“李佳琦”。

    ▲ 今年雙十一,李佳琦的鑼一度登上微博熱搜。圖 / 視頻截圖

    肌肉反應

    7點27分,上海中心大廈53層,距離直播開始還有三分鐘,整個直播間迅速安靜下來。李佳琦面對著8臺攝像機開始補妝。他有鼻炎,最后擦了一次鼻子,還有一分鐘,他對著鏡頭坐好,面帶微笑等待開機。

    “Hello,大家好,我們的直播開始嘍。哈嘍美眉們好美眉們好,我們來啦,我們的直播開始啦,你們好啊,你們好你們好你們好……”

    一瞬間,李佳琦迅速進入亢奮狀態,超高分貝的聲音充滿整個直播間,讓人一下子清醒。坐在攝影棚之外,基本聽不清嘉賓說話,他一個人的聲音,充斥在幾百平的空間里。

    整個直播過程,他很少直視鏡頭,目光一直聚焦在右前方的兩塊屏幕上,上面是手機端呈現的直播效果,和觀眾的實時評論。

    他的大腦像一個高速運轉的處理器,從評論里捕捉信息,處理信息,反饋到下一步的行為。李佳琦需要從這些評論里知道,大家對某個產品的接受度,以及對自己講解方式的反應。

    這天是進博會的專場,他不止一次對網絡另一端的觀眾強調,當天的直播是在中國第一高樓,上海中心大廈。但從手機端看,他坐在一塊背景墻前,和平時沒有分別。賽博世界和現實世界,在這一刻就像兩個平行時空,手機里的李佳琦,和面前的他,是兩個人。

    即使和嘉賓互動,李佳琦也會迅速看回屏幕。不管他是在笑,還是與人對話,似乎都不是講給坐在他面前的人聽,而是給鏡頭另一端的觀眾。而且,和在手機端看直播不同,他的動作、表情、語氣、語調,都明顯夸張了很多。

    這是李佳琦的直播間第二次安排在這棟樓里。上一次,是落戶上海的消息被公開后,他在這里進行了一場紅色文創產品的直播。這次,他的身份是上海進博會“青春進博推介大使”。

    和在公司的狀態不同,直播開始前,李佳琦不停在兩個房間里穿梭,通過手機和一沓滿是表格的A4紙,熟悉直播內容,和嘉賓對流程。他提醒對方,在直播的時候聲音盡量大些,因為自己的聲音會比較大。在這個正式的場合,他生怕自己說錯話,嘉賓的名字和title、進博會的全稱,都要保證完整準確。

    他不希望別人提到李佳琦時,是不好的言論。過去的一年,他不止一次體會過“被過度關注”的代價,上熱搜、道歉、再上熱搜。

    至于是否被過度解讀,對他來說,已經不重要了,因為在他看來,“李佳琦”已經不僅僅屬于他自己了,“他屬于這個社會、這個行業、美one這家公司、李佳琦直播間,他不屬于我個人,我不能以個人的喜好去說,不能過度解讀‘李佳琦’的話,我沒有這個權利?!?/p>

    更多時候,提到自己時,他會用“李佳琦”,而不是“我”。他以這種方式,接受李佳琦作為公眾人物后,私域空間的消失。

    進博會的專場結束后,電視臺的攝影機撤走,李佳琦進入屬于自己的直播帶貨環節。他的語速提高到剛剛的2倍。產品的功效、成分、價格、適用群體,不帶喘地一口氣講完。

    ▲ 進博會的直播中,李佳琦表情非常用力,手里一直拿著印著公司名字的手卡。圖 / 視覺中國

    他不需要看提詞器,嘴巴像條件反射一樣說話,表情也像是肌肉反應。而大腦,則在處理評論中的信息,優惠券有沒有了、產品還有多少份、銷量怎么樣……“一個人在做五個人的事?!彼f。

    我是一個沒怎么看過帶貨直播的人,在現場,第一次感受到直播帶貨的誘惑。李佳琦在介紹產品時,一個司空見慣的細節,比如拉鏈,紐扣的配色,只要進入他的話語體系,立馬給人一種“我天,厲害啊”的錯覺。

    他用過度享受的表情,搭配上極端的表述,“Oh!My god!這個超……”“我從來沒見過這么這么這么……的……”“這個羽絨服的拉鏈,是可以從下往上拉的,超用心!”他夸張的語氣,一瞬間讓我覺得,是這件羽絨服發明了拉鏈可以從下往上拉這個功能。在介紹散粉時,又讓我覺得控油不是散粉的功能,而是只有這款散粉才有的功能。

    李佳琦坐在那里,告訴你價格、為你計算省了多少錢、幫你創造使用場景,而作為觀眾,我的大腦就像他的托兒,幫我火速回憶,我姐姐家的小孩好像用得到這個加熱睡袋,我要不要買一個送她。搭配著緊湊的節奏,根本來不及多想,李佳琦在不斷提醒你,產品上架了,還有5000份、3000份,只剩900份了,而我還不知道優惠券怎么領,為什么我的付款界面不是那個最低價,快沒了怎么辦……在腎上腺素激增的搶購過程里,我想的只有那個付款數字。

    直到付款結束,重新回到現實世界,直播間回蕩著李佳琦的聲音,現場的空寂,讓剛剛那場顱內狂歡帶來的興奮感,顯得不那么真實。

    “琦困無比”

    直播進行到兩個半小時,現場只剩李佳琦一個人仍然保持著興奮狀態。攝影師遠離了機位,坐在后面的椅子上,一邊休息,一邊盯著。坐在打光燈罩后的電腦前,負責調整手機端呈現效果的工作人員,不時低頭玩手機。幾位剛剛出鏡的助理,在攝影棚外的椅子上癱坐著,沒有人說話。

    如果是平時在公司直播,一些工作人員在自己的環節結束后,會回到直播間之外,各自的工位趴著休息,或做其他的事,等待直播結束。而在上海中心大廈,大家疲憊且無聊地聚在一起,等待著導演喊“卡”。

    而坐在鏡頭前的李佳琦,語調和神情都看不出一絲“人”的疲倦。

    他所在的美one公司,不算已脫離他選品團隊的前小助理付鵬的話,如今只有李佳琦一個主播,200多位工作人員以他個人為中心運轉。一位員工回憶起去年《人物》的稿件《李佳琦:坐上火箭》,他說,李佳琦是火箭,他們所有人的工作,就是要為李佳琦保駕護航。這個邏輯的另一面是,火箭只要進入軌道,沒有外力的沖擊就會一直運轉,但如果火箭出現問題,周圍的零件也會跟著受到波及。

    今年的第一天,李佳琦把直播間從家中搬到了公司,一座三層的小樓里。在專門為直播設計的空間里,沒有家中跑來跑去的狗狗、隨意放置的狗糧盆,直播的過程中,也不會有阿姨做飯的聲音。甚至,那面被當作標志的口紅墻,在后來的直播中也被香水和一塊LED屏幕代替。剛開始有幾個月的時間,李佳琦自己也受不了,覺得這里空蕩蕩的,怎么都“聚不起氣”。

    ▲ 口紅墻曾經是李佳琦的一個標志。圖 / 視覺中國

    11點13分,當天的直播結束。李佳琦的情緒沒有立刻松懈下來,他坐在直播臺上,開始跟身邊的工作人員復盤當天的情況,音量降到了正常人的水平。

    剛做直播時,他下來的第一句話會問,“今天賣了多少錢”。直播三年多后的今天,錢,已經沒有那么重要了,銷量高,對他來說,是選品能力的證明。

    直播間的每一款產品,都是李佳琦親自參與挑選。沒有人比他更了解他的觀眾,他自認“比阿里云智能應該還要厲害”,每天通過評論和留言,收集了無數信息在腦袋里面,“機器收集的數據跟人收集來的是不一樣的”,他解釋。

    在進博會專場直播結束后一天的選品會上,我旁觀了李佳琦選品的過程。

    每個品類的負責人聚集在會議室里,依次向李佳琦介紹進入終選的產品和價格。夜里兩點,窗外一片寂靜,屋里所有人圍著他,等他砍價或拍板,給人一種午飯過后,下午兩點,逛商場還價的感覺。

    一款登山鞋,員工在拿出的一刻,就提高音量,以李佳琦式的話術對李佳琦說,“我給你看,真的好看得不得了,我的天,真的很好看?!钡罴宴吹竭@款鞋的第一眼,就開始皺眉。員工立刻補充了一堆這個品牌的發家史,“非常好的一個品牌”。李佳琦繼續皺眉,“那跟我有什么關系?”

    員工指著白色款說這是冰川色,指著黑色款對李佳琦說,“看著這雙鞋,會有種火山爆發的感覺?!崩罴宴脑u價是,“看起來就是大橋底下的鞋子,做工很粗糙”,指著鞋頭,“它線都對不齊?!?/p>

    一款粉色的短款羽絨服,被李佳琦和工作人員吐槽:“這是十年前我初中時候穿的?!绷硪豢畲笈频拿弊?,品牌方最低只給七折,李佳琦能接受的最高折扣是六折,“七折這個價格我可以買個衛衣了?!?/p>

    公司內部的選品是競爭上架,每個員工用盡一切方式勸服李佳琦,“在XX上賣爆了”“19XX年xxx穿過的經典款”“比原價便宜一千多”……但當晚李佳琦唯一一個立馬就選中的,是一款泡腳盆,對方給出的價格,他聽到后立馬反應,“好便宜”。

    這場選品會,是為了即將到來的雙十一。

    去年雙十一,李佳琦沒想到會有那么大的流量涌入直播間。艾瑞咨詢的一組數據顯示,去年雙十一當天,李佳琦直播間的活躍設備數達到660.5萬臺,薇婭直播間是615.7萬。由于意料之外的巨大流量,一些商家臨時要加產品進來,“硬著頭皮上,全靠臨場反應?!彼f。

    今年的雙十一,李佳琦提前半年就開始準備,和品牌方開始談合作,鎖offer。提前準備太久,他又擔心會不會當天賣不完,要到的這么多貨賣不出去,怎么跟品牌方交代。10月20日,他預計當天同時在線人數最高會在80萬到100萬之間,直播開始,他看到后臺數字一直上漲,當同時在線人數接近80萬的時候,他開始緊張。接近零點時,員工搬上來一面鑼,他當時的真實反應是,“也不用這么夸張吧”。

    最終,那個數字超過了200萬。如果用累計觀看人次計算,當晚結束時,這場直播的觀看量超過1.6億。第二天,這面鑼和李佳琦勸大家不要睡的語錄登上熱搜,“琦困無比”“第一個不讓我睡覺的男人”“巴普洛夫的狗,聽到鈴鐺就驚醒起來花錢”等段子在網絡空間被大量轉發,延續著前一夜的熱度。

    10月20日當晚,根據知瓜數據的統計,李佳琦直播間的GMV成交金額(包括付款和未付款)超過39億。

    這是今年雙十一的第一場大促,后面還有兩場。對李佳琦來說,大促后的第二天通常是最累的。因為前一天,“整個把所有元氣都吐出來了”,從頭到尾,精神都高度集中。配合他出鏡的助理,剛開始還能保持亢奮,到后半段,狀態就放松下來,李佳琦就在旁邊提醒她,要嗨一點,“大家不是來看你睡覺的”。

    這樣一場直播結束后,即使睡12個小時,李佳琦“起來還是感覺空空的”。

    ▲ 貼在玻璃上看張韶涵唱歌是李佳琦少有的看上去“充實”的時刻。圖 / 視頻截圖

    消失在生活里的“Oh!My god!”

    李佳琦計劃雙十一結束后,休息幾天不直播。今年,他學會了休息,直播場數減少了幾乎三分之一。

    但“兩天不直播就會想念”,李佳琦說,不直播的時候,他每到傍晚還是會下意識地反應一下,一看時間,果然是七八點,他就會想,看直播的“所有女生們”今天沒有直播看,她們在干嘛呢?

    今年,直播電商更加火熱,牢牢把住風口。畢馬威一份報告顯示,僅在2020年上半年,全國直播電商超1000萬場,觀看人次超500億,上架商品數超 2000 萬,而活躍主播數已經超過40萬。

    李佳琦用“KOL”(關鍵意見領袖)定義做直播早期的自己,“想發表什么意見都可以”。但當關注度和討論度越來越多,他不能像以前一樣“隨意”“想懟啥就懟啥”。

    如今的李佳琦,在主播身份之外,他還是消費扶貧推廣大使、愛它(愛它動物保護基金會)大使……今年9月,他出任全國青年聯合會特邀光盤大使。這之后的零食專場直播中,他找來工作人員出鏡,將直播臺上用來展示的食物盡量吃完。

    我問他,你如何看很多人說“想成為李佳琦”?他回答道,“很好”?!叭绻蠹乙驗槔罴宴韵胍?,變成這個行業的佼佼者,我覺得很好?!本o接著,他又補充了一句,“但成為李佳琦,真的是件很不容易的事?!?/p>

    李佳琦說,這個行業有太多的誘惑和代價?!按蠹以诰W絡上看到網紅多厲害,掙錢很快或者怎么樣,其實這只是把一個行業最被關心、最風光的東西展現出來,但沒有看到代價。這就讓很多人誤以為,拍一個視頻就賺錢,說兩句話就可以賣多少貨。我覺得要先把代價講出來,再讓他去考慮,成為李佳琦他要付出什么,他可不可以做到?!?/p>

    ▲ 帶貨主播紅了后,許多年輕人都想擠進這個行業,不少地方還會舉辦類似的帶貨大賽。圖 / 視覺中國

    他提到身邊來來去去的伙伴,“我身邊也會有一些之前在我們公司待過的網紅,而且我們是同樣一起起步的人,但是我就會覺得為什么你不愿意堅持?為什么你不愿意做?為什么你要睡覺?我就會經常問他們這種話?!?/span>

    “在經歷了這么多事情之后,他們會發現確實有些人不適合這個行業,他只是覺得很光鮮,或者像大家覺得說我想當明星,因為明星很好。但其實當你了解到這個行業,你要付出什么東西的時候,你可能會覺得還是算了,我不要這個行業,我選擇別的行業可能更好?!?/p>

    如今,李佳琦的知名度越來越高。公司將他那句標志性的口頭禪,“Oh!My god!買它買它”,申請了聲音商標的注冊。他在一檔電視節目中解釋,這是因為會有商家將一些產品的畫面,和自己這句話的聲音剪輯在一起,讓消費者誤以為是他推薦的商品。

    原本在做直播之前,“Oh!My god!”是李佳琦的口頭禪,在做直播之后,鏡頭前每次想表達驚訝時,他都很自然地就脫口而出。但如今,直播之外,李佳琦很少說起這句話。

    我問他,你覺得現在屬于你的還有什么呢?他很快回答,“屬于我的,等我退休了之后,等我不做這個工作了,它就全部都屬于我了?!?/p>


    微信咨詢
    關注公眾號

    湛江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

    18475930325

    全國免費咨詢熱線

    地址:廣東省湛江市赤坎區東園西18號

    湛江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

    微信咨詢
    關注公眾號
    成av人在线观看日本影院
    <tbody id="6goag"><nav id="6goag"></nav></tbody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