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av人在线观看日本影院

<tbody id="6goag"><nav id="6goag"></nav></tbody>
  • 歡迎來到湛江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!
    為企業創造價值, 我們懂技術, 更懂營銷!
    2018綜藝金主成績單:誰是大贏家?誰是冤大頭?
    作者:陳志強   創建時間:2019-09-09 11:02:34    閱讀量:20025

    2018年的中國綜藝市場,4成在裸奔。

    不是每一個金主都幸運如農夫山泉能連續“押中”《中國有嘻哈》、《偶像練習生》兩大爆款,如小紅書繼《偶練》后“喜提”《創造101》。

    到了Q4季,寒冬已至,發得起“余糧”的金主,寥寥無幾。

    相比豪擲6.1億冠名《奔跑吧2》的伊利,曾經的“綜藝大戶”蒙牛,一整年沒怎么碰綜藝項目,唯一贊助了的《想想辦法吧爸爸》因政策原因無期限延播。

    不過,2019年還沒到它已經開始反擊了。比如用特倫蘇冠名了《聲入人心》,用真果粒拿下了改名《青春有你》的《偶練2》,甚至有意搶下男版《創造101》。

    更有意思的是,微商起家的品牌開始“抬頭”。比如周冬雨井柏然的新綜藝《演員的品格》冠名商麥吉麗走的是“國產輕奢護膚”路線,小s新綜藝《小姐姐的花店》的金主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“伯爵旅拍”。

    原來金主的江湖早就發生巨變?

    伊利制霸全年,蒙牛絕地反擊?

    伊利一直都“獨寵”五大衛視的“前兩名”。

    走高端范的金典連續冠名了兩屆《歌手》。針對年輕人的產品暢輕冠名了《我是大偵探》,新產品植選和Joy Day,也選擇了《向往的生活2》和《我想和你唱3》。

    但它最亮眼的成績,當屬猛打,并且打透了“跑男”這個國民IP。據網娛觀察了解,“跑男”前三季的冠名商和金額分別是:Lamando凌渡 1.3億,安慕希(伊利集團推出的高端希臘酸奶品牌)2.16 億,美麗說HIGO 3.38 億。

    而節目改名為《奔跑吧》后,伊利安慕希先后豪擲 5 億、6.1億搶回了這個IP。同時,還簽了anglebaby,李晨,迪麗熱巴等人氣mc,力求效益最大化。

    不過,在視頻網站這塊,伊利只“獨寵”騰訊視頻一家,優酷愛奇藝似乎還沒能把伊利拿下。相比之下,蒙牛2018年的營銷策略,顯得保守和謹慎。

    前幾年,蒙牛8億豪賭湖南衛視《全員加速中》《夏日甜心2》等節目效果不佳。

    2018年,它瞄準了體育,喊出了“自然力量 天生要強”的口號,5000萬美金拿下世界杯全球官方贊助商,還找來梅西代言。但影響力不足以覆蓋女性人群。

    在綜藝方面,蒙牛本想靠《想想辦法吧爸爸》刷刷存在感,奈何遭遇政策限制,節目遲遲未播。到了年底,蒙牛大有“卷土重來,逆風翻盤”的士氣。

    據網娛觀察了解,2019年它還有意拿下男版《創造101》??v使節目請來了對家安慕希代言人迪麗熱巴,并未減少蒙牛拿下頭部項目的決心,估計又得廝殺一輪。

    相比之下,作為北京本土品牌,據說三元今年與北京衛視達成了戰略合作,除了多次贊助《非凡匠心》,今年也贊助了《上新了? 故宮》。

    至于南方黑芝麻集團旗下的黑黑輕脂,選擇了浙江衛視《24小時》第三季和《天天向上》,因為并非爆款IP,后者收視也不斷下滑,因此也沒有什么水花。

     OPPO、VIVO正面剛,小米去哪了?

    2018年的OPPO和vivo,都只拿頭部IP。

    OPPO挑“綜n代”很強勢,Vivo偏愛老牌綜藝,但外界評價其略“佛”,頗有“撿漏王”的意味。除了拿下《快樂大本營》《王牌對王牌3》等IP。據報道,它上一季用4億冠名費擠走了天貓,獨家冠名《極限挑戰3》,今年又搶下了第四季。

    在“挑”新節目方面,相比OPPO迅猛拿下《創造101》,站上偶像養成新風口,vivo搶下《中國新說唱》《熱血街舞團》效果不如前者。

    越來越多手機競品在學習ov“請流量代言+做娛樂營銷”的策略。

    曾“深陷丑聞”、市場份額不斷下跌的三星很努力在掙扎,除了簽下華晨宇作代言人,冠名優酷《這!就是鐵甲》和芒果TV《三寶大戰諸葛亮》等,意圖明顯。

    華為2017年曾鼓起勇氣掏出荷包,冠名浙江衛視《夢想的聲音》,或許是被“傷”到了,2018年它也只做一些腰部項目的特約或行贊了。

    2017年小米找來了吳亦凡代言,贊助了《奇葩說》、《我們的侶行》、《中國有嘻哈》等節目,不過2018年這塊的投入比較有限。

    快手、火山遇困境?騰訊微視app異軍突起

    2018年,互聯網行業的金主,成為幫平臺過冬的“真地主”。

    年初,今日頭條旗下火山小視頻原本要冠名東方、江蘇跨年晚會,抖音也選擇了浙江衛視跨年晚會。但是播出當晚,這些短視頻企業LOGO被打上了馬賽克,統統用今日頭條收購的自拍APP激萌完成“替換”。

    政策風險尤在。

    短視頻app的投放,主要都是看中電視臺的渠道,一般不買總冠,以贊助為主。要買也是像拼多多、火山小視頻那樣只買網絡獨家冠名。

    2018年異軍突起的,當屬騰訊微視APP,除了一口氣拿下了3檔騰訊視頻的網綜。湖南衛視還為其定制了一檔達人綜藝《快樂哆來咪》,很微妙地搬來“抖音一哥”張辛堯來拍短視頻,可惜播出效果平平。

    不過,各家短視頻app 激戰正酣,目測2019年綜藝營銷會依舊堅挺。

    “金主之王”拼多多,“拼”了一年的存在感

    2018年 最“洗腦”的金主,當屬拼多多。

    畢竟包攬了各大一線衛視超12檔電視綜藝,“拼”了一年的存在感。

    根據拼多多Q3財報顯示,其第三季度投入品牌推廣、廣告及促銷的銷售費用為32.30億元。

    大手筆的營銷推廣,也大量地刺激了用戶增長和消費。

    財報顯示,2018年拼多多第三季度的平均月活用戶數為2.32億,相較于去年同期的7110萬增長226%。另外,當季實現營收33.724億元,同比增長679%,較Q2環比增長24%。不僅如此,當季經營活動產生的凈現金流為2.497億元,去年同期的該項數字為負6.821億元。

    相比之下,阿里系的天貓也不遺余力,贊助了優酷的諸多自制網綜,比如“這就是”系列。京東和網易考拉緊隨其后,同樣聚焦頭部項目。

    小紅書認準頭部綜藝,聚美、蘑菇街以腰部為主

    2018年的女性向品牌,都在押寶女性向綜藝,謀求精準營銷。

    有些意外的是,像珀萊雅、春夏等品牌,依舊鐘情衛視綜藝。

    更多品牌瞄準了網綜。一葉子簽下胡一天宋祖兒,號稱斥資1.5億冠名優酷s級網綜《這!就是街舞》,推廣新品。不過,后續就沒有做過類似大項目了。相比之下,真正玩轉粉絲和社交的,當屬小紅書。小紅書2018年火力全開,從1月“押中”《偶像練習生》,通過小哥哥戳中年輕女性的情感G點,也激發了用戶的互動傳播,實現了APP滲透率的持續上升。

     

    小紅書pick《創造101》同樣是頭部項目,玩法是把自己打造成粉絲為明星打call專屬平臺以及節目花絮專享平臺,借勢明星和粉絲經濟,快速實現轉化。反觀蘑菇街主要做腰部項目。且目前多停留在口號式廣告,突出品牌功能,強化用戶記憶的階段,品牌整體滲透率相對較弱。到底該怎么玩,很值得金主反思了。

    互聯網APP群雄并起,陌陌冠名《幻樂之城》虧了嗎?

    不可忽視的是,APP的群雄并起,正成為了新的“救世主”。機遇和風險并存。比如陌陌也冠名了王菲的綜藝《幻樂之城》,可惜這個“新物種”收視一般,口碑兩極分化,第一次下血本,有種“賠本賺吆喝”的感覺。

    如上圖所示,金主投放的變化不至于太大,比如酒類、汽車品牌偏愛央視的文化綜藝,母嬰品類的品牌聚焦親子綜藝。但在互聯網崛起、偶像養成、粉絲經濟紅火的當下,金主和內容如何相互匹配?如何玩出花樣?2019年任重而道遠。


    綜藝,鼎聯網絡,微信小程序,小程序開發,企業建站,營銷策劃,互聯網創業,建站系統,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

    2018綜藝金主成績單:誰是大贏家?誰是冤大頭?
    2019-09-09 11:02:34   來源:陳志強

    2018年的中國綜藝市場,4成在裸奔。

    不是每一個金主都幸運如農夫山泉能連續“押中”《中國有嘻哈》、《偶像練習生》兩大爆款,如小紅書繼《偶練》后“喜提”《創造101》。

    到了Q4季,寒冬已至,發得起“余糧”的金主,寥寥無幾。

    相比豪擲6.1億冠名《奔跑吧2》的伊利,曾經的“綜藝大戶”蒙牛,一整年沒怎么碰綜藝項目,唯一贊助了的《想想辦法吧爸爸》因政策原因無期限延播。

    不過,2019年還沒到它已經開始反擊了。比如用特倫蘇冠名了《聲入人心》,用真果粒拿下了改名《青春有你》的《偶練2》,甚至有意搶下男版《創造101》。

    更有意思的是,微商起家的品牌開始“抬頭”。比如周冬雨井柏然的新綜藝《演員的品格》冠名商麥吉麗走的是“國產輕奢護膚”路線,小s新綜藝《小姐姐的花店》的金主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“伯爵旅拍”。

    原來金主的江湖早就發生巨變?

    伊利制霸全年,蒙牛絕地反擊?

    伊利一直都“獨寵”五大衛視的“前兩名”。

    走高端范的金典連續冠名了兩屆《歌手》。針對年輕人的產品暢輕冠名了《我是大偵探》,新產品植選和Joy Day,也選擇了《向往的生活2》和《我想和你唱3》。

    但它最亮眼的成績,當屬猛打,并且打透了“跑男”這個國民IP。據網娛觀察了解,“跑男”前三季的冠名商和金額分別是:Lamando凌渡 1.3億,安慕希(伊利集團推出的高端希臘酸奶品牌)2.16 億,美麗說HIGO 3.38 億。

    而節目改名為《奔跑吧》后,伊利安慕希先后豪擲 5 億、6.1億搶回了這個IP。同時,還簽了anglebaby,李晨,迪麗熱巴等人氣mc,力求效益最大化。

    不過,在視頻網站這塊,伊利只“獨寵”騰訊視頻一家,優酷愛奇藝似乎還沒能把伊利拿下。相比之下,蒙牛2018年的營銷策略,顯得保守和謹慎。

    前幾年,蒙牛8億豪賭湖南衛視《全員加速中》《夏日甜心2》等節目效果不佳。

    2018年,它瞄準了體育,喊出了“自然力量 天生要強”的口號,5000萬美金拿下世界杯全球官方贊助商,還找來梅西代言。但影響力不足以覆蓋女性人群。

    在綜藝方面,蒙牛本想靠《想想辦法吧爸爸》刷刷存在感,奈何遭遇政策限制,節目遲遲未播。到了年底,蒙牛大有“卷土重來,逆風翻盤”的士氣。

    據網娛觀察了解,2019年它還有意拿下男版《創造101》??v使節目請來了對家安慕希代言人迪麗熱巴,并未減少蒙牛拿下頭部項目的決心,估計又得廝殺一輪。

    相比之下,作為北京本土品牌,據說三元今年與北京衛視達成了戰略合作,除了多次贊助《非凡匠心》,今年也贊助了《上新了? 故宮》。

    至于南方黑芝麻集團旗下的黑黑輕脂,選擇了浙江衛視《24小時》第三季和《天天向上》,因為并非爆款IP,后者收視也不斷下滑,因此也沒有什么水花。

     OPPO、VIVO正面剛,小米去哪了?

    2018年的OPPO和vivo,都只拿頭部IP。

    OPPO挑“綜n代”很強勢,Vivo偏愛老牌綜藝,但外界評價其略“佛”,頗有“撿漏王”的意味。除了拿下《快樂大本營》《王牌對王牌3》等IP。據報道,它上一季用4億冠名費擠走了天貓,獨家冠名《極限挑戰3》,今年又搶下了第四季。

    在“挑”新節目方面,相比OPPO迅猛拿下《創造101》,站上偶像養成新風口,vivo搶下《中國新說唱》《熱血街舞團》效果不如前者。

    越來越多手機競品在學習ov“請流量代言+做娛樂營銷”的策略。

    曾“深陷丑聞”、市場份額不斷下跌的三星很努力在掙扎,除了簽下華晨宇作代言人,冠名優酷《這!就是鐵甲》和芒果TV《三寶大戰諸葛亮》等,意圖明顯。

    華為2017年曾鼓起勇氣掏出荷包,冠名浙江衛視《夢想的聲音》,或許是被“傷”到了,2018年它也只做一些腰部項目的特約或行贊了。

    2017年小米找來了吳亦凡代言,贊助了《奇葩說》、《我們的侶行》、《中國有嘻哈》等節目,不過2018年這塊的投入比較有限。

    快手、火山遇困境?騰訊微視app異軍突起

    2018年,互聯網行業的金主,成為幫平臺過冬的“真地主”。

    年初,今日頭條旗下火山小視頻原本要冠名東方、江蘇跨年晚會,抖音也選擇了浙江衛視跨年晚會。但是播出當晚,這些短視頻企業LOGO被打上了馬賽克,統統用今日頭條收購的自拍APP激萌完成“替換”。

    政策風險尤在。

    短視頻app的投放,主要都是看中電視臺的渠道,一般不買總冠,以贊助為主。要買也是像拼多多、火山小視頻那樣只買網絡獨家冠名。

    2018年異軍突起的,當屬騰訊微視APP,除了一口氣拿下了3檔騰訊視頻的網綜。湖南衛視還為其定制了一檔達人綜藝《快樂哆來咪》,很微妙地搬來“抖音一哥”張辛堯來拍短視頻,可惜播出效果平平。

    不過,各家短視頻app 激戰正酣,目測2019年綜藝營銷會依舊堅挺。

    “金主之王”拼多多,“拼”了一年的存在感

    2018年 最“洗腦”的金主,當屬拼多多。

    畢竟包攬了各大一線衛視超12檔電視綜藝,“拼”了一年的存在感。

    根據拼多多Q3財報顯示,其第三季度投入品牌推廣、廣告及促銷的銷售費用為32.30億元。

    大手筆的營銷推廣,也大量地刺激了用戶增長和消費。

    財報顯示,2018年拼多多第三季度的平均月活用戶數為2.32億,相較于去年同期的7110萬增長226%。另外,當季實現營收33.724億元,同比增長679%,較Q2環比增長24%。不僅如此,當季經營活動產生的凈現金流為2.497億元,去年同期的該項數字為負6.821億元。

    相比之下,阿里系的天貓也不遺余力,贊助了優酷的諸多自制網綜,比如“這就是”系列。京東和網易考拉緊隨其后,同樣聚焦頭部項目。

    小紅書認準頭部綜藝,聚美、蘑菇街以腰部為主

    2018年的女性向品牌,都在押寶女性向綜藝,謀求精準營銷。

    有些意外的是,像珀萊雅、春夏等品牌,依舊鐘情衛視綜藝。

    更多品牌瞄準了網綜。一葉子簽下胡一天宋祖兒,號稱斥資1.5億冠名優酷s級網綜《這!就是街舞》,推廣新品。不過,后續就沒有做過類似大項目了。相比之下,真正玩轉粉絲和社交的,當屬小紅書。小紅書2018年火力全開,從1月“押中”《偶像練習生》,通過小哥哥戳中年輕女性的情感G點,也激發了用戶的互動傳播,實現了APP滲透率的持續上升。

     

    小紅書pick《創造101》同樣是頭部項目,玩法是把自己打造成粉絲為明星打call專屬平臺以及節目花絮專享平臺,借勢明星和粉絲經濟,快速實現轉化。反觀蘑菇街主要做腰部項目。且目前多停留在口號式廣告,突出品牌功能,強化用戶記憶的階段,品牌整體滲透率相對較弱。到底該怎么玩,很值得金主反思了。

    互聯網APP群雄并起,陌陌冠名《幻樂之城》虧了嗎?

    不可忽視的是,APP的群雄并起,正成為了新的“救世主”。機遇和風險并存。比如陌陌也冠名了王菲的綜藝《幻樂之城》,可惜這個“新物種”收視一般,口碑兩極分化,第一次下血本,有種“賠本賺吆喝”的感覺。

    如上圖所示,金主投放的變化不至于太大,比如酒類、汽車品牌偏愛央視的文化綜藝,母嬰品類的品牌聚焦親子綜藝。但在互聯網崛起、偶像養成、粉絲經濟紅火的當下,金主和內容如何相互匹配?如何玩出花樣?2019年任重而道遠。


    綜藝,鼎聯網絡,微信小程序,小程序開發,企業建站,營銷策劃,互聯網創業,建站系統,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

    客服

    客戶在線溝通:

    電話

    184759303257*24小時客服服務熱線

    2018綜藝金主成績單:誰是大贏家?誰是冤大頭?
    作者:陳志強   創建時間:2019-09-09 11:02:34    閱讀量:20025

    2018年的中國綜藝市場,4成在裸奔。

    不是每一個金主都幸運如農夫山泉能連續“押中”《中國有嘻哈》、《偶像練習生》兩大爆款,如小紅書繼《偶練》后“喜提”《創造101》。

    到了Q4季,寒冬已至,發得起“余糧”的金主,寥寥無幾。

    相比豪擲6.1億冠名《奔跑吧2》的伊利,曾經的“綜藝大戶”蒙牛,一整年沒怎么碰綜藝項目,唯一贊助了的《想想辦法吧爸爸》因政策原因無期限延播。

    不過,2019年還沒到它已經開始反擊了。比如用特倫蘇冠名了《聲入人心》,用真果粒拿下了改名《青春有你》的《偶練2》,甚至有意搶下男版《創造101》。

    更有意思的是,微商起家的品牌開始“抬頭”。比如周冬雨井柏然的新綜藝《演員的品格》冠名商麥吉麗走的是“國產輕奢護膚”路線,小s新綜藝《小姐姐的花店》的金主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“伯爵旅拍”。

    原來金主的江湖早就發生巨變?

    伊利制霸全年,蒙牛絕地反擊?

    伊利一直都“獨寵”五大衛視的“前兩名”。

    走高端范的金典連續冠名了兩屆《歌手》。針對年輕人的產品暢輕冠名了《我是大偵探》,新產品植選和Joy Day,也選擇了《向往的生活2》和《我想和你唱3》。

    但它最亮眼的成績,當屬猛打,并且打透了“跑男”這個國民IP。據網娛觀察了解,“跑男”前三季的冠名商和金額分別是:Lamando凌渡 1.3億,安慕希(伊利集團推出的高端希臘酸奶品牌)2.16 億,美麗說HIGO 3.38 億。

    而節目改名為《奔跑吧》后,伊利安慕希先后豪擲 5 億、6.1億搶回了這個IP。同時,還簽了anglebaby,李晨,迪麗熱巴等人氣mc,力求效益最大化。

    不過,在視頻網站這塊,伊利只“獨寵”騰訊視頻一家,優酷愛奇藝似乎還沒能把伊利拿下。相比之下,蒙牛2018年的營銷策略,顯得保守和謹慎。

    前幾年,蒙牛8億豪賭湖南衛視《全員加速中》《夏日甜心2》等節目效果不佳。

    2018年,它瞄準了體育,喊出了“自然力量 天生要強”的口號,5000萬美金拿下世界杯全球官方贊助商,還找來梅西代言。但影響力不足以覆蓋女性人群。

    在綜藝方面,蒙牛本想靠《想想辦法吧爸爸》刷刷存在感,奈何遭遇政策限制,節目遲遲未播。到了年底,蒙牛大有“卷土重來,逆風翻盤”的士氣。

    據網娛觀察了解,2019年它還有意拿下男版《創造101》??v使節目請來了對家安慕希代言人迪麗熱巴,并未減少蒙牛拿下頭部項目的決心,估計又得廝殺一輪。

    相比之下,作為北京本土品牌,據說三元今年與北京衛視達成了戰略合作,除了多次贊助《非凡匠心》,今年也贊助了《上新了? 故宮》。

    至于南方黑芝麻集團旗下的黑黑輕脂,選擇了浙江衛視《24小時》第三季和《天天向上》,因為并非爆款IP,后者收視也不斷下滑,因此也沒有什么水花。

     OPPO、VIVO正面剛,小米去哪了?

    2018年的OPPO和vivo,都只拿頭部IP。

    OPPO挑“綜n代”很強勢,Vivo偏愛老牌綜藝,但外界評價其略“佛”,頗有“撿漏王”的意味。除了拿下《快樂大本營》《王牌對王牌3》等IP。據報道,它上一季用4億冠名費擠走了天貓,獨家冠名《極限挑戰3》,今年又搶下了第四季。

    在“挑”新節目方面,相比OPPO迅猛拿下《創造101》,站上偶像養成新風口,vivo搶下《中國新說唱》《熱血街舞團》效果不如前者。

    越來越多手機競品在學習ov“請流量代言+做娛樂營銷”的策略。

    曾“深陷丑聞”、市場份額不斷下跌的三星很努力在掙扎,除了簽下華晨宇作代言人,冠名優酷《這!就是鐵甲》和芒果TV《三寶大戰諸葛亮》等,意圖明顯。

    華為2017年曾鼓起勇氣掏出荷包,冠名浙江衛視《夢想的聲音》,或許是被“傷”到了,2018年它也只做一些腰部項目的特約或行贊了。

    2017年小米找來了吳亦凡代言,贊助了《奇葩說》、《我們的侶行》、《中國有嘻哈》等節目,不過2018年這塊的投入比較有限。

    快手、火山遇困境?騰訊微視app異軍突起

    2018年,互聯網行業的金主,成為幫平臺過冬的“真地主”。

    年初,今日頭條旗下火山小視頻原本要冠名東方、江蘇跨年晚會,抖音也選擇了浙江衛視跨年晚會。但是播出當晚,這些短視頻企業LOGO被打上了馬賽克,統統用今日頭條收購的自拍APP激萌完成“替換”。

    政策風險尤在。

    短視頻app的投放,主要都是看中電視臺的渠道,一般不買總冠,以贊助為主。要買也是像拼多多、火山小視頻那樣只買網絡獨家冠名。

    2018年異軍突起的,當屬騰訊微視APP,除了一口氣拿下了3檔騰訊視頻的網綜。湖南衛視還為其定制了一檔達人綜藝《快樂哆來咪》,很微妙地搬來“抖音一哥”張辛堯來拍短視頻,可惜播出效果平平。

    不過,各家短視頻app 激戰正酣,目測2019年綜藝營銷會依舊堅挺。

    “金主之王”拼多多,“拼”了一年的存在感

    2018年 最“洗腦”的金主,當屬拼多多。

    畢竟包攬了各大一線衛視超12檔電視綜藝,“拼”了一年的存在感。

    根據拼多多Q3財報顯示,其第三季度投入品牌推廣、廣告及促銷的銷售費用為32.30億元。

    大手筆的營銷推廣,也大量地刺激了用戶增長和消費。

    財報顯示,2018年拼多多第三季度的平均月活用戶數為2.32億,相較于去年同期的7110萬增長226%。另外,當季實現營收33.724億元,同比增長679%,較Q2環比增長24%。不僅如此,當季經營活動產生的凈現金流為2.497億元,去年同期的該項數字為負6.821億元。

    相比之下,阿里系的天貓也不遺余力,贊助了優酷的諸多自制網綜,比如“這就是”系列。京東和網易考拉緊隨其后,同樣聚焦頭部項目。

    小紅書認準頭部綜藝,聚美、蘑菇街以腰部為主

    2018年的女性向品牌,都在押寶女性向綜藝,謀求精準營銷。

    有些意外的是,像珀萊雅、春夏等品牌,依舊鐘情衛視綜藝。

    更多品牌瞄準了網綜。一葉子簽下胡一天宋祖兒,號稱斥資1.5億冠名優酷s級網綜《這!就是街舞》,推廣新品。不過,后續就沒有做過類似大項目了。相比之下,真正玩轉粉絲和社交的,當屬小紅書。小紅書2018年火力全開,從1月“押中”《偶像練習生》,通過小哥哥戳中年輕女性的情感G點,也激發了用戶的互動傳播,實現了APP滲透率的持續上升。

     

    小紅書pick《創造101》同樣是頭部項目,玩法是把自己打造成粉絲為明星打call專屬平臺以及節目花絮專享平臺,借勢明星和粉絲經濟,快速實現轉化。反觀蘑菇街主要做腰部項目。且目前多停留在口號式廣告,突出品牌功能,強化用戶記憶的階段,品牌整體滲透率相對較弱。到底該怎么玩,很值得金主反思了。

    互聯網APP群雄并起,陌陌冠名《幻樂之城》虧了嗎?

    不可忽視的是,APP的群雄并起,正成為了新的“救世主”。機遇和風險并存。比如陌陌也冠名了王菲的綜藝《幻樂之城》,可惜這個“新物種”收視一般,口碑兩極分化,第一次下血本,有種“賠本賺吆喝”的感覺。

    如上圖所示,金主投放的變化不至于太大,比如酒類、汽車品牌偏愛央視的文化綜藝,母嬰品類的品牌聚焦親子綜藝。但在互聯網崛起、偶像養成、粉絲經濟紅火的當下,金主和內容如何相互匹配?如何玩出花樣?2019年任重而道遠。


    綜藝,鼎聯網絡,微信小程序,小程序開發,企業建站,營銷策劃,互聯網創業,建站系統,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

    2018綜藝金主成績單:誰是大贏家?誰是冤大頭?
    2019-09-09 11:02:34   來源:陳志強

    2018年的中國綜藝市場,4成在裸奔。

    不是每一個金主都幸運如農夫山泉能連續“押中”《中國有嘻哈》、《偶像練習生》兩大爆款,如小紅書繼《偶練》后“喜提”《創造101》。

    到了Q4季,寒冬已至,發得起“余糧”的金主,寥寥無幾。

    相比豪擲6.1億冠名《奔跑吧2》的伊利,曾經的“綜藝大戶”蒙牛,一整年沒怎么碰綜藝項目,唯一贊助了的《想想辦法吧爸爸》因政策原因無期限延播。

    不過,2019年還沒到它已經開始反擊了。比如用特倫蘇冠名了《聲入人心》,用真果粒拿下了改名《青春有你》的《偶練2》,甚至有意搶下男版《創造101》。

    更有意思的是,微商起家的品牌開始“抬頭”。比如周冬雨井柏然的新綜藝《演員的品格》冠名商麥吉麗走的是“國產輕奢護膚”路線,小s新綜藝《小姐姐的花店》的金主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“伯爵旅拍”。

    原來金主的江湖早就發生巨變?

    伊利制霸全年,蒙牛絕地反擊?

    伊利一直都“獨寵”五大衛視的“前兩名”。

    走高端范的金典連續冠名了兩屆《歌手》。針對年輕人的產品暢輕冠名了《我是大偵探》,新產品植選和Joy Day,也選擇了《向往的生活2》和《我想和你唱3》。

    但它最亮眼的成績,當屬猛打,并且打透了“跑男”這個國民IP。據網娛觀察了解,“跑男”前三季的冠名商和金額分別是:Lamando凌渡 1.3億,安慕希(伊利集團推出的高端希臘酸奶品牌)2.16 億,美麗說HIGO 3.38 億。

    而節目改名為《奔跑吧》后,伊利安慕希先后豪擲 5 億、6.1億搶回了這個IP。同時,還簽了anglebaby,李晨,迪麗熱巴等人氣mc,力求效益最大化。

    不過,在視頻網站這塊,伊利只“獨寵”騰訊視頻一家,優酷愛奇藝似乎還沒能把伊利拿下。相比之下,蒙牛2018年的營銷策略,顯得保守和謹慎。

    前幾年,蒙牛8億豪賭湖南衛視《全員加速中》《夏日甜心2》等節目效果不佳。

    2018年,它瞄準了體育,喊出了“自然力量 天生要強”的口號,5000萬美金拿下世界杯全球官方贊助商,還找來梅西代言。但影響力不足以覆蓋女性人群。

    在綜藝方面,蒙牛本想靠《想想辦法吧爸爸》刷刷存在感,奈何遭遇政策限制,節目遲遲未播。到了年底,蒙牛大有“卷土重來,逆風翻盤”的士氣。

    據網娛觀察了解,2019年它還有意拿下男版《創造101》??v使節目請來了對家安慕希代言人迪麗熱巴,并未減少蒙牛拿下頭部項目的決心,估計又得廝殺一輪。

    相比之下,作為北京本土品牌,據說三元今年與北京衛視達成了戰略合作,除了多次贊助《非凡匠心》,今年也贊助了《上新了? 故宮》。

    至于南方黑芝麻集團旗下的黑黑輕脂,選擇了浙江衛視《24小時》第三季和《天天向上》,因為并非爆款IP,后者收視也不斷下滑,因此也沒有什么水花。

     OPPO、VIVO正面剛,小米去哪了?

    2018年的OPPO和vivo,都只拿頭部IP。

    OPPO挑“綜n代”很強勢,Vivo偏愛老牌綜藝,但外界評價其略“佛”,頗有“撿漏王”的意味。除了拿下《快樂大本營》《王牌對王牌3》等IP。據報道,它上一季用4億冠名費擠走了天貓,獨家冠名《極限挑戰3》,今年又搶下了第四季。

    在“挑”新節目方面,相比OPPO迅猛拿下《創造101》,站上偶像養成新風口,vivo搶下《中國新說唱》《熱血街舞團》效果不如前者。

    越來越多手機競品在學習ov“請流量代言+做娛樂營銷”的策略。

    曾“深陷丑聞”、市場份額不斷下跌的三星很努力在掙扎,除了簽下華晨宇作代言人,冠名優酷《這!就是鐵甲》和芒果TV《三寶大戰諸葛亮》等,意圖明顯。

    華為2017年曾鼓起勇氣掏出荷包,冠名浙江衛視《夢想的聲音》,或許是被“傷”到了,2018年它也只做一些腰部項目的特約或行贊了。

    2017年小米找來了吳亦凡代言,贊助了《奇葩說》、《我們的侶行》、《中國有嘻哈》等節目,不過2018年這塊的投入比較有限。

    快手、火山遇困境?騰訊微視app異軍突起

    2018年,互聯網行業的金主,成為幫平臺過冬的“真地主”。

    年初,今日頭條旗下火山小視頻原本要冠名東方、江蘇跨年晚會,抖音也選擇了浙江衛視跨年晚會。但是播出當晚,這些短視頻企業LOGO被打上了馬賽克,統統用今日頭條收購的自拍APP激萌完成“替換”。

    政策風險尤在。

    短視頻app的投放,主要都是看中電視臺的渠道,一般不買總冠,以贊助為主。要買也是像拼多多、火山小視頻那樣只買網絡獨家冠名。

    2018年異軍突起的,當屬騰訊微視APP,除了一口氣拿下了3檔騰訊視頻的網綜。湖南衛視還為其定制了一檔達人綜藝《快樂哆來咪》,很微妙地搬來“抖音一哥”張辛堯來拍短視頻,可惜播出效果平平。

    不過,各家短視頻app 激戰正酣,目測2019年綜藝營銷會依舊堅挺。

    “金主之王”拼多多,“拼”了一年的存在感

    2018年 最“洗腦”的金主,當屬拼多多。

    畢竟包攬了各大一線衛視超12檔電視綜藝,“拼”了一年的存在感。

    根據拼多多Q3財報顯示,其第三季度投入品牌推廣、廣告及促銷的銷售費用為32.30億元。

    大手筆的營銷推廣,也大量地刺激了用戶增長和消費。

    財報顯示,2018年拼多多第三季度的平均月活用戶數為2.32億,相較于去年同期的7110萬增長226%。另外,當季實現營收33.724億元,同比增長679%,較Q2環比增長24%。不僅如此,當季經營活動產生的凈現金流為2.497億元,去年同期的該項數字為負6.821億元。

    相比之下,阿里系的天貓也不遺余力,贊助了優酷的諸多自制網綜,比如“這就是”系列。京東和網易考拉緊隨其后,同樣聚焦頭部項目。

    小紅書認準頭部綜藝,聚美、蘑菇街以腰部為主

    2018年的女性向品牌,都在押寶女性向綜藝,謀求精準營銷。

    有些意外的是,像珀萊雅、春夏等品牌,依舊鐘情衛視綜藝。

    更多品牌瞄準了網綜。一葉子簽下胡一天宋祖兒,號稱斥資1.5億冠名優酷s級網綜《這!就是街舞》,推廣新品。不過,后續就沒有做過類似大項目了。相比之下,真正玩轉粉絲和社交的,當屬小紅書。小紅書2018年火力全開,從1月“押中”《偶像練習生》,通過小哥哥戳中年輕女性的情感G點,也激發了用戶的互動傳播,實現了APP滲透率的持續上升。

     

    小紅書pick《創造101》同樣是頭部項目,玩法是把自己打造成粉絲為明星打call專屬平臺以及節目花絮專享平臺,借勢明星和粉絲經濟,快速實現轉化。反觀蘑菇街主要做腰部項目。且目前多停留在口號式廣告,突出品牌功能,強化用戶記憶的階段,品牌整體滲透率相對較弱。到底該怎么玩,很值得金主反思了。

    互聯網APP群雄并起,陌陌冠名《幻樂之城》虧了嗎?

    不可忽視的是,APP的群雄并起,正成為了新的“救世主”。機遇和風險并存。比如陌陌也冠名了王菲的綜藝《幻樂之城》,可惜這個“新物種”收視一般,口碑兩極分化,第一次下血本,有種“賠本賺吆喝”的感覺。

    如上圖所示,金主投放的變化不至于太大,比如酒類、汽車品牌偏愛央視的文化綜藝,母嬰品類的品牌聚焦親子綜藝。但在互聯網崛起、偶像養成、粉絲經濟紅火的當下,金主和內容如何相互匹配?如何玩出花樣?2019年任重而道遠。


    綜藝,鼎聯網絡,微信小程序,小程序開發,企業建站,營銷策劃,互聯網創業,建站系統,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

    微信咨詢
    關注公眾號

    湛江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

    18475930325

    全國免費咨詢熱線

    地址:廣東省湛江市赤坎區東園西18號

    湛江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

    微信咨詢
    關注公眾號
    成av人在线观看日本影院
    <tbody id="6goag"><nav id="6goag"></nav></tbody>